给他深深鞠一躬\白头翁

  文化大革命来了我才知道,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根据这个道理于是就反抗,就斗争,就干社会主义。我似乎似懂非懂地明白了,马克思、恩格斯那么多砖头似的大部头著作里,归根结底就是讲一句话,造反有理。我们感到困惑,找来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立志要把他们的著作读一遍。

  最终我们没能读下去,两位大鬍子的著作太高深难懂了,我们学的那点东西连做读进去的阶梯都不够,用味同嚼蜡形容一点都不过分。我们终于从马克思著作中败下阵来。

  有时候也冷不丁地想到,把马克思主义归于一句话造反有理是不是太简单了?从陈胜吴广起义到宋江方腊不都在讲官逼民反吗?那也是马克思主义吗?但马克思生于一八一八年五月五日啊?但那也仅仅是一名不知天高地厚幼稚可笑的初中学生的意识流。

  有时候也觉得诞生在德国特利尔城的这位有犹太血统的大鬍子学者挺逗,他说:“在共产主义社会里,任何人都没有特定的活动范围,每个人都可以在任何部门内发展,社会调节着生产,因而我有可能随我自己的心愿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但并不因此就使我成为一个猎人、渔夫、牧人或批判者”。这真是马克思的话吗?我把这段话抄下来给我最要好的同学看,他们都不认为这是马克思的话,有人说纯粹是一种梦幻的社会,根本就不可能实现。当我拿出原著让他们看时,他们都大吃一惊,难以置信。但我们都认为,除了马克思有资格描述千千万万共产党人为之流血牺牲拼搏奋斗的社会外,还会有什么人能更准确更生动地描绘共产主义社会呢?马克思太伟大了,原来共产主义社会就是这样,太美妙了!那时候一切都是濛濛沌沌的,求知的欲望和知识的匮乏像乾燥的沙漠渴望云来雨下。我们都感到马克思特有意思,感到他是一个特有风格的大鬍子,让人难忘,更让人感到亲切。

  我们都特别佩服马克思,觉得马克思特男子汉。马克思敢爱自己心爱的女人,虽然她比自己大四岁,虽然当时有那么多世俗的诅咒和家庭社会的阻力,但他勇敢地去承受,义无反顾地去投入,我们感到他特别伟大,伟大的根植于特别人间,特别亲切。那时候许多男孩子找到恋爱的女友而女友又比自己年纪大而遭到非议时,他们往往会请出共产主义的老祖宗,请出这位雄狮般的马克思做爱情的保护神,他们会说:“马克思就是这样去恋爱着燕妮.马克思的,我虽然不是卡尔,但我会像马克思呵护燕妮一样去爱护你。”马克思的思想再丰富,他也绝不会想到,他竟能在一百多年以后帮助万里之遥的情男痴女牵起爱情的红线。

  我们都觉得马克思特了不起,因为他不但是伟人,而且首先是个男人,有情有爱,有家有眷,他是百分之百的情种,为理想而来,为爱情而去,马克思是一位完美的人。在燕妮临终之际,马克思一直在注视着她,“甚至在最后几个小时,也没有临终的挣扎,而是慢慢地沉入睡乡,她的眼睛比任何时候都更大、更美、更亮!”这是马克思从心底的赞美和祝福。马克思当时已经病得很重了,他甚至不能出席燕妮的葬礼,是恩格斯代表他在燕妮.马克思的墓前发表了葬辞,那充满感情演说的最后一句是:“如果曾经有过一位以使别人幸福为自己的最大幸福的妇女,那就是她。”谁能想到,马克思尚未完全从夫人病逝的痛苦和病魔中挣脱出来,女儿燕妮的意外死讯给了他最后的致命一击。英雄气短,儿女情长,那个世界似乎没有什么让他留恋的了,仅仅两个月后,卡尔.马克思坐在自己的安乐椅上,安详且毫无痛苦地长眠了。几乎可以肯定,在这位可以撬动地球的思想家、哲学家、政治家、经济学家最后一次张望世界时,他发亮的黑色瞳孔里映现的绝不会是他那等身高的不朽之作,而只会是燕妮.马克思和燕妮等亲人的笑容。

(中)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