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监管 因势利导 维护居民槓桿健康增长

  图:内需拉动型经济增长并非毫无风险,特别是以住房抵押贷款为主的家庭债务结构,受房价波动的影响较大,同时亦容易对金融稳定造成冲击

  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槓桿背景下,由于居民部门相对偏低的槓桿率,去槓桿一直聚焦在企业去槓桿、金融去槓桿等重点领域。近期,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十九大期间关于居民槓桿率应该有质量提高的言论,引发了市场对居民家庭槓桿问题的关注与讨论。\交通银行高级研究员 李 莹

  计算居民家庭槓桿率有三种计算方式。

  一是居民槓桿率,即居民部门总债务佔名义GDP的比例。

  二是居民债务收入比,即居民部门总债务佔可支配收入的比例。

  三是居民资产负债率,即居民部门总债务佔总资产的比例。

  目前,广泛採用的是第一种计算方式,即居民部门总债务佔名义GDP的比例。照此计算的居民槓桿率在2004-2008年稳定在17%-19%的水平上。从2009年开始居民槓桿率逐年上升,有机构预测中国居民部门槓桿率在2017年底可能达到50%。

  一、为何居民槓桿率近年加速上升?

  近十年来,居民槓桿率的加速上升的主因是房地产市场居民加槓桿。除此以外,近两年消费贷的快速发展也推高了居民槓桿率。2015年部分城市房价出现了新一轮上涨,央行连续五次降准降息导致房地产基准利率下行,同时首套房贷折扣力度加大,居民槓桿呈现加速上升的势头。2017年在金融机构不断压缩个人住房贷款规模的情况下,九月末个人住房贷款仍实现了同比26.2%的增长,但增速有所降低。

  从消费贷市场发展来看,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住户短期消费贷款增幅明显加快。2017年前三季度住户短期消费性贷款新增近1.5万亿元(人民币,下同),较去年同期多了近一万亿元。从增速来看,九月末住户短期消费性贷款同比增38.11%,较年初提高了17.85个百分点。

  二、居民槓桿率续升仍有内在动力

  一是城镇化使得住房贷款还有很大的发展机会和空间,促进个人住房加槓桿。近五年,中国城镇化以年均提高1.2个百分点的速度快速推进,八千多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十九大报告指出,未来推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将会成为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必由之路。会有更多的人从农村进入城市,从农民转化为市民,必然会对住宅及相关消费产生持续增长的需求。

  二是消费升级和互联网金融创新促进个人消费加槓桿。当前主流消费群体已经成为80、90后,这一群体与50、60后相比更加追求个性、品牌,借贷消费理念也更强。互联网金融创新使得居民家庭借贷消费的渠道增多、门槛降低,迎合了当前消费理念的变化和消费升级的需求,将大量潜在的居民消费激发了出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预测中国消费金融市场规模将从现在的六万亿增长到2020年的12万亿元。可以说,未来消费金融市场的大发展已经可以预见。

  居民加槓桿也面临着一些制约因素。虽然中国居民槓桿率指标与国际相比并不高,但从居民债务收入比(反映居民整体债务水平佔可支配收入的比重)来看,该指标在2007年为46%,2015年已攀升至77%。有预测表明,2017年底中国居民部门负债与居民部门可支配收入的比率可能将会达到87%左右。这意味着居民家庭大部分收入需要用来偿还债务,进一步举债消费将受到限制。

  此外,内需拉动型经济增长也并非毫无风险,特别是以住房抵押贷款为主的家庭债务结构,受房价波动的影响较大,容易对经济运行和金融稳定造成冲击。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分化格局造成了一二线城市居民槓桿率可能会显著高于三四线城市。考虑到在一二线城市落户购房的年轻人不仅需要向银行贷款,往往还需要向亲朋好友借钱凑首付,这部分年轻家庭的真实槓桿率会更高。特殊的家庭债务结构决定之下,家庭债务的过度增加也会威胁到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

  三、如何实现居民槓桿率有质量的提高?

  一是提高就业质量和收入水平,确保消费扩张与偿债能力相匹配。通过拓宽居民劳动收入和财产性收入渠道,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增加低收入者收入。破除妨碍劳动力、人才社会性流动的体制机制弊端,促进多渠道就业创业。进一步完善社保体系,减轻居民医疗、教育、养老支出负担。

  二是稳定房地产市场,发展住房信贷市场。近两年,各级政府通过加强调控抑制房价上涨,着手建立房地产市场调控长效机制的做法,一定程度上对房地产投机起到了抑制作用。十九大报告关于“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的阐述,将进一步在房地产市场上形成稳定的房价预期。从当前的家庭债务结构上看,虽然房地产抵押贷款佔比较大,但由于金融系统运行较为稳健,房地产抵押贷款的发放需要经过金融机构严格的审核流程,这部分高槓桿家庭自身偿债能力往往也较高,正常收入能够应付债务支出,风险总体可控。房地产以及房贷市场仍有进一步发展的空间和逻辑。

  三是加强对非金融机构借贷行为的监管。近年来,具有信贷投放功能的各类互联网金融公司发展很快,与银行相比,这类机构内部风控体系薄弱,外部监管较松甚至无监管。虽然这部分的债务总量不高,但由于缺乏对贷款人资质的审核,很容易造成低收入群体过度负债。风险积累到一定程度,一定会成为威胁金融稳定和社会安全的隐患。比如,前一段时间的校园贷,互联网公司将钱借给没有收入来源的大学生,很多年轻人无力还款,被迫自杀,形成的诸多坏帐和道德事件也使社会呼吁有必要强调这类机构主管部门的监管职责。除了确保金融与非金融机构信贷业务处于有效监管之下,还需要加强社会保障、个人徵信及相关法律等基础设施配套建设,以防止个人加槓桿带来的金融风险。

  四是加强教育引导,塑造健康消费观。伴随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经济结构将进一步向消费主导转型。居民部门加槓桿有助于缓解流动性约束,促进当期消费。然而,美国、韩国等国家的发展经验表明,居民加槓桿对经济发展是把双刃剑。在引导居民加槓桿,促进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同时,也容易导致居民部门槓桿上升过快,埋下债务风险隐患。因此,引导居民加槓桿应有的放矢,防止拔苗助长。对居民特别是青少年群体的借贷消费行为应加强教育引导,鼓励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合理配置资产,避免过高使用金融槓桿。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意见)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