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皮影戏\林玲

  看多了现代化的电影电视,也欣赏过西方舞台上的歌剧舞剧,回过头来看看,其实我国的传统舞台艺术更有令人回味无穷的地方。京剧自然是国粹,黄梅戏也别具风格,但我却更加喜欢那温馨小巧的皮影戏。

  我的记忆中,孩童时代里,看过的皮影戏是魅力无穷的:挂起一块白布就能做舞台,剪裁出来的影人就能演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灯光亮、锣鼓声响起,白画布后的艺人牵影人,配说唱,白画布前的另一端便映现出栩栩如生的世间百态。

  就像鲁迅先生儿时乘坐乌篷船看社戏那般,我也有一个经常看戏班子露天演出的童年,看过戏曲、杂技,还有露天电影。当然,那时看过的演出早已模糊了记忆,脑海里更多的是手里拿着小糖人和其他小朋友穿梭在戏台子前后追逐打闹的残缺画面。

  然而,不知从何时起,皮影戏已经悄悄地退出了我的视野。直到前不久偶然间看到一部纪录片《一个人的皮影戏》,我才震惊地意识到皮影戏这一古老艺术在当下所遭遇的边缘化的尴尬困境。原来,我记忆中灯光下那灵动的影人,几乎成为了挂在墙上静止的收藏。

  重拾那被我遗忘在角落里的皮影记忆,才发现它是那么美好而珍贵。我想,无论是生活在五光十色的大都市,还是回到日新月异的小城小镇,不管我的足迹走到哪里,恐怕都再难觅得记忆中的光影世界了。于是,带着失落与无奈的心情,我在朋友圈感慨:今天,世人只知法国卢米埃尔兄弟发明了电影,却很少知道中国皮影戏才是让影子动起来成为连续画面的源头。我想对着世界大声喊出:其实,早在公元前,古老的中国就已经拥有了来自指尖传奇的光影世界。可是,怎么才能让世人领略皮影戏的独特魅力呢?

  很快,我便看到朋友纷纷留言回覆,有朋友嘲笑我的伤感,有朋友分享他童年生活中的剪纸艺术……一条条地阅读回覆留言时,我眼睛一亮看到一个在国外留学的朋友说自己在乌镇游玩时看了一场皮影戏,讲的是《西游记》的故事,很有意思的演出。在朋友绘声绘色地回忆自己看的皮影戏演出时,我也一扫先前的悲观情绪,脑海里闪现了正在热播的综艺节目《爸爸去哪儿》中萌娃与老爸们合作演绎皮影戏的画面。

  谁说不是呢,皮影戏并没有成为博物馆中的死物,尽管喜爱并关注它的可能人数有限,但作为文化的一种传承,它正以新的内容和新的形式存活在了其他形式的艺术和娱乐生活之中,等待着人们去发现它的美好与有趣。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