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的故乡\陈楚

  图:欧登塞的街头风光就如安徒生的童话一般美好\作者供图

  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小时候听得最多的故事,除了小龙人和葫芦娃,大概就要算到安徒生的童话了。从《皇帝的新衣》、《卖火柴的小女孩》、《丑小鸭》、到《海的女儿》、《豌豆公主》等等,一直觉得,他的故事虽然是童话,却总带着成人世界的哲思,即便是长大后读起来,依然颇有感触。

  这位来自丹麦的作家,就如同儿童文学世界里的太阳一般,给了所有的孩子美好却又带着思考价值的童话故事,丰富了我的童年生活。他在《全家人讲的话》中写到:“活着本身就是一个精彩的童话。”这样的文字,让安徒生的童话给人一种现实意义,那些故事更像是披着童话的外衣在讲大人社会的事情,发人深省,带给我不一样的人生思考。

  于是,这个秋天,我来到了丹麦,来到了安徒生的故乡,童话的故乡─欧登塞(ODENSE),从这个城市的一草一木一城一池,全方位地重新认识这位不一样的文坛巨匠。

  出发前粗略地做了攻略,当时就了解到丹麦的交通法规定别具一格,其中有一条就是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开车上路一律要打开前车灯。到达丹麦首都哥本哈根是特地留意了一下,还真是如此呢,即便是大白天里,当地人在开车时也会把车灯开着。而欧登塞的路面交通更是有趣,红绿灯十分别致,统一都是安徒生本人的剪影造型,让人在过马路的时候也眼前一亮,随时随地感受到安徒生的元素,也看得出当地人向大师致敬的心。

  想要了解安徒生的生平,安徒生博物馆(Hans Christian Andersen Museum)之行自然必不可少。在前往安徒生博物馆之前,途经一个挺大的露天公园─安徒生公园,丹麦人也称其为Eventyr Haven(意为童话公园)。在公园内也不难看出丹麦园艺师对安徒生的“别有用心”─树木的剪裁大多根据安徒生童话里的场景打造,公园的湖里有野鸭和天鹅在一起畅游,野鸭还时不时地会跑上岸吃从树上掉落的浆果,彷彿是在重现《丑小鸭》的场景。

  走进博物馆,安徒生的生活就如卷轴一般向人们展示开来。入口处一个安徒生的一比一雕塑向世人展示了这位儿童文学作家的高大形象。诚然,他有着超过一米八的标准欧洲身材,然而在他所处的那变革时代里,他能有这样的高大身材已是不易:那个年代里,因经济匮乏只有大约百分之六十的欧洲儿童能够存活下来,国王即法律,到处是文盲,近代科技还处于萌芽阶段……

  安徒生的父亲是一名鞋匠,母亲是佣人洗衣工。但是,在父亲自由的教育以及母亲的鼓励下,安徒生从小展现出非凡的想像力才能。父亲也为他在家里搭了玩具木偶剧场,阅读当时能借到的一切戏剧作品,包括莎士比亚的作品等,这些在当时贫穷的生活条件下,都是安徒生成长过程中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

  在我看来,安徒生作为享誉世界的儿童作者,本质上的他更是一位艺术家。剪纸甚至是微缩剪纸,对他来说都不在话下,绘画和编写剧本也是他的才能表现。艺术的本质是相同的,但也是父母的教育理念才造就了如此多才多艺的安徒生。

  十四岁时,年少的安徒生离开欧登塞,独自前往哥本哈根发展,此后的大部分的时间里他都居住在新港(Nyhavn)。在他离开故乡之前,这名少年曾被母亲催促去占卜自己的前程,他未来的命运在咖啡渣子中得到了预示:“他前程似锦,将来的某一天,整个欧登塞市将张灯结綵欢迎他荣归故里。”果不其然,一八六七年十二月,安徒生成为了欧登塞市的荣誉市民,荣归故里时全城人民都前来表达对他的敬意,市政厅前的广场也被火炬游行活动照亮了。要知道,欧登塞只有两位荣誉市民,一个是丹麦国王,另一个就是安徒生。

  博物馆里真实还原了安徒生曾经居住过的房间:房间是用玻璃隔离起来的,游客不能进入,但玻璃房外有电子触摸屏,很详细的介绍了里面的物件的歷史和故事。同时,博物馆中也用实物还原了安徒生笔下的童话故事《THE PRINCESS AND THE PEA》(豌豆公主)中的场景─床上叠着十几层的床垫,带给观者不俗的视觉震撼,也让人惊嘆安徒生强大的想像力。

  安徒生在其自传《我的童话人生》中提到“旅行即生活”,并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了这理念─他游歷了欧洲多国,具体的游歷时间表也在博物馆展示出来。不仅如此,一九二九年,艺术家尼尔斯(Niels Larsen Stevns)参与博物馆的建设时,用八幅大型壁画环绕一圈完成了纪念大厅的装饰,也展示了安徒生的一生,其中的画作情景皆源自安徒生的自传《我的童话人生》。

  逛完博物馆,在出口处,我看到了一本留言簿,随意翻阅着,看着写着各种语言文字的留言,感受着全球人民来此朝圣,致敬这位大师。一时兴起,我也默默地找了留言簿中的一处空白,用丹麦语写下:“Andersen, Du er et geni!”(安徒生,你是个天才!)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