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江春水向东流\钟亦

  图: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七十年后修復重映\作者供图

  这是一部距离我所出生的时代都有着近二十年距离的电影,但在长达七十年的时光长河里它依旧闪耀着光芒。七十年前,它是一部轰动华夏的大片,七十年后,它仍然带给观众不一样的视觉感动──它就是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

  本以为,这样一部年代久远的片子并不会受到多大的关注,但事实证明,经典是永远都值得被反覆咀嚼的。上个月末,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修復版重映,其他地区的我不太了解,但单从深圳地区来说,多家影院均有该片的档期安排来看就可见向大师致敬,向中国电影的经典代表致敬是受人重视的。

  说起这部片子,最值得一提的大概就是它曾创下了解放前国产片的最高上座纪录—一九四七年,影片《一江春水向东流》在上海连映了三个多月有馀,曾出现“成千万人引颈翘望,成千万人踩进戏院大门”的壮观景象,据说当年平均每七个上海人中就有一个看过此片。在香港平安戏院(Alhambra Theatre)亦有上映,听闻火爆程度不亚于上海。这般盛况,我们这一辈人自然是无法亲眼目睹的了,但可以想见其火爆程度恐怕连《泰坦尼克号》、《阿凡达》这些叫座的荷里活大片都只能望其项背。

  《一江春水向东流》拍摄于复杂而特殊的年代,也顺理成章地以抗战前后为背景,尽管有人认为这是一部现代版陈世美的故事,但实际上,影片通过张忠良一家人的悲欢离合,真实地展映出中华民族在生死存亡的歷史时期里各阶层截然不同的面貌,同时也巧妙地抨击了反动势力的罪恶本质。

  谁也不能否认,《一江春水向东流》中国电影史上地位举足轻重,影片的摄製水准代表了那个时代的技术巅峰,毫不逊色于《乱世佳人》等同期的西方荷里活经典大片。我认为,即使是以现在的目光去审视,《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摄影、剪辑、叙事技巧、演员演技都是丝毫不落伍的—前卫的蒙太奇手法,娴熟的叠化处理,都带给观者强烈的视觉感观效果。虽然技术上稍显粗糙,音乐效果也较弱,但这并不影响其造就经典所具备的明显特质,也正是这些特质让这部电影有了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强势理由。

  当然,这样一部票房叫座、受群众热烈欢迎的电影,除了电影技术之外,它所描述的故事和表达出来的思想必然是贴合普世价值观和大众全体的。它将中国传统的传奇叙事与西方的现实主义相结合,通过一个跌宕起伏的家庭伦理故事,刻画出入木三分的人物形象之馀,也从侧面展示了中国现代史上一段伟大又必然的歷史转折。首先,《一江春水向东流》的编剧水准是顶尖的:用三、四十年代中国抗战为背景,紧扣时代主题,以中国人最熟悉的家庭关系为纽带,以金钱爱情元素为戏剧冲突点,写张忠良由一个热血爱国的知识青年,与妻素芬结婚生子相亲相爱,到流亡重庆后被物质生活引诱,与王交际花丽珍结婚。人物性格的变换十分巧妙,清晰地让观者明白,张忠良本性不坏,是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也是张忠良的经歷才让他成为了那样的人。除了张忠良之外,女主角素芬的贤良坚韧、王丽珍的敢爱敢狠,也被塑造得成功而饱满。

  如今的我们观看这部《一江春水向东流》时,自然能看到它的成功,但难以想见的是该片拍摄过程中的重重艰难。一九四七年正值抗战胜利,解放战争依然持续的内战时期,仍在国民党控制下的上海物质短缺、物价飞涨,剧组的资金也是十分紧张。因此,影片中雨景所用的雨水,全是从附近的臭水沟里抽来的;富豪宴会上的虾蟹鱼肉,都是腐烂变质散发着臭味的。正是这样艰苦的条件,让它的诞生显得弥足珍贵,也真正地给中国式的“史诗电影”下了定义。

  电影围绕上海,为我们展现出那个时代的轮廓。但那个灰暗的时代终于要结束了,一九四七年的中国,已然看得到新中国到来的黎明曙光。“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那些家的愁,国的愁,岁月的愁,终于都随同那江春水一起,滚滚而去,东流至浩瀚的大海,不再復返。留下来的是这部见证歷史的经典,更是那个时代里就已站在世界巅峰水准的中国电影先锋们的智慧与心血。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