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与时势\严诗喆

  每个孩子的心中都有一个英雄,儿时的我也不例外。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便是我心中的英雄。他领导独立战争,建立了美利坚合众国。同时,他淡泊权位,诚实做人,信仰并践行民主政治,这些个人思想和品德对奠定美国的建国和发展模式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并对后世有深远影响。由此,我便片面的认为:华盛顿就是美国的创造者,他对美国乃至世界歷史都起到了里程碑的作用,是这样一位英雄创造了时势。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浅尝,我开始质疑自己的观点,开始困惑:究竟是英雄造时势还是时势造英雄?

  要想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明确英雄和时势的概念。我认为所谓英雄就是指那些不同于普通个人,对歷史发展影响非常显著的歷史人物。而所谓时势则是指在一定歷史时期内各种社会条件的总和所造成的社会发展的具体态势。

  有言道:“歷史者英雄之舞台也,捨英雄几无歷史”。从英雄造时势的角度看,我认为一方面,歷史人物是歷史事件的当事人和策划者。他们直接参与、指挥那些重大的歷史事件,并留下自己鲜明的印记。正如华盛顿与美国独立,秦王嬴政与统一中国,陈胜、吴广与农民起义。歷史人物对这些歷史事件有着决定作用,从而导致社会发生曲折或跳跃。另一方面,歷史人物是歷史事件的发起者和组织者。他们站得高、看得远,揭示出新的歷史任务、提出可行方略并组织实行。从这一层面看,英雄造时势确有其合理性。

  然而,接触过马氏哲学,我们可知,英雄造时势是一种英雄史观,是不科学的观念。马克思主义哲学主张从必然与偶然的辩证统一中理解个人的歷史作用,不能夸大个人。也就是说,所有歷史人物会因其智慧、性格因素对社会进程发生特殊影响,但这些作用仅仅是歷史进程中的偶然现象,只能够成为社会发展的个别原因。歷史人物凭藉自己的才能和性格特点,虽然也能左右歷史事件的外貌或某些后果,但这些特点终究不能改变社会发展的方向。歷史人物不能消除歷史规律,歷史的总体进程也不会因“英雄”的出世而改道、不会因“伟人”的陨落而易辙。

  在发现了“英雄造时势”观点的不科学之处后,笔者又在思考应该如何解释“时势造英雄”。我想,可以从以下三方面理解这个观点。其一,时势召唤英雄。当歷史任务成熟时,时势好像在张榜招贤,呼唤着英雄的出现。同样拿陈胜、吴广举例,正是秦末中国社会矛盾激化,一触即发,当此之时,陈吴二人揭竿而起,英雄也就“应运而生”。其二,时势锻造英雄。时势像个大学校、大熔炉,培养、锻炼了人们。特定的歷史条件形成的时势,为英雄提供了罕见的机会,比如内地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就让许多昔日的普通大众在革命洪流中脱颖而出,成为将军和领袖,如湖北省红安一个县就出了二百三十三位将军,被称为“中国第一将军县”。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其三,时势筛选英雄。古语云:“草之精秀者为英,兽之拔群者为雄。”歷史的时势如大浪淘沙,真正的英雄才会被推到歷史舞台的前面。从这一层面讲,我便开始贊同时势造英雄的观点。大势所趋,英雄遂起,时势是造就英雄的先决条件,是歷史前进的方向。它是规律的,具有重复性。拿人们熟悉的曹操来说,他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治世与乱世很明显就是社会背景,也就是时势,不同的时势会有不同的曹操,此乃时势造英雄也!

  而究其本源,我们也不该把视角仅局限在思考英雄与时势的辩证关系上。讨论英雄与时势实为在思考个人在歷史中的作用。不同的人之作用大小不同,我们应该全面、客观、理性的思考,不能夸大也不能削弱。对这一问题,笔者认为,值得思考和探究的空间还挺大呢!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