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与中央公园亲密接触\海龙

  图:中央公园犹如纽约的肺\资料图片

  每当走过纽约第五大道九十六街往大都会博物馆的中央公园路上,我都油然而生一种亲切和自豪感。多年前,我漆过这里的中央公园。

  中央公园是纽约的肺。它佔地三万四千多公亩。可贵的是它四四方方,坐落在寸土寸金的曼哈顿正中央。它周边是闻名世界的第五大道、公园大道,公园西和哥伦布大道、阿姆斯特丹大道,都是荷里活和小说中常见的场景。而中央公园离纽约最经典最热闹的场所都很近,时报广场、林肯中心、洛克菲勒中心和几十家著名博物馆都在它步行辐射圈里;而最炫的服装、时尚和世界著名的商圈则就在它的襟怀里。是故,来纽约者不到一下此地常引为憾事。

  建中央公园是一个半世纪以前纽约人的卓识远见。它是美国创建最早的自然森林公园和氧吧。难得的是,在这繁华大都会里它保持了原始状态,让受尽现代繁忙困扰的纽约人可以一步踏进远古和山野,穿越时空倏忽忘却今夕何夕。

  中央公园里有山有水有古堡也有剧场。但它严格规定不得用现代化手段干扰生态。西方人美学概念有些生猛,他们喜欢原始苍莽和荒原,宁可让河山荒着。这里的植物自生自灭,花儿自谢自开。春去秋来自然代序,在这里我们能看见原生态的纽约,一如五百年前甚或五千年前的样子。

  中央公园树木死了倒了就横在林中,腐植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这里巉岩峭壁糙厉、粗犷、生猛且蕴含真趣,不劳修饰更不准“美化”。当年,纽约人有远见地为后代打造了这一片伊甸园和净土,留下了这个调节纽约环境的绿肺。由于中央公园够大,它能形成自己的小气候净化纽约空气、气温甚至湿度,实实在在地造福一方。据考,建造中央公园是美国十九世纪的一项巨大工程。它全部耗资一千六百万美元;而当时美国向俄国购买阿拉斯加才只用了九百万。由此可以想见当时人们可贵的“奢侈”和前瞻性。

  我在纽约居住近卅年,有幸居所一直与公园毗邻。但跟公园最密切的一次接触却是去漆中央公园,是十几年前的一个机缘。那时儿子上高中,他已经是资深童子军成员。自小学起他参加童子军野营、训练及义务劳动,已经获取了几十枚奖章而逐级升迁到了最高级别的鹰级。成员要得到鹰级证书(由在任美国总统签署),制度规定必须独立组织一次大型活动以展示并验证其领导力和周密计划能力。这项计划不容易,一般要筹划很久。有人联繫组织宗教活动,有联繫医院、服务老人中心之类、有帮助竞选等等。

  儿子却联繫了中央公园。他计划了半年,是帮助漆游泳池及游乐场的栏杆等。这次活动阵仗不小,因为制度规定必须完全由鹰级申请者本人筹组,所以我们爱莫能助。看着这个小人儿像蚂蚁搬山般一个个联繫朋友、组织活动并安排人手、联繫接洽工具、场地和所有细节,真觉得这件事情非常锻炼人;也深深感动于美国人居然放心把这样一项大型的活动让孩子自己去策划、组织。

  替孩子捏了两把汗,终于到了活动那天。天气晴朗,儿子竟然组织了几十号人,蔚为壮观。其中主力当然是童子军同伴和教练、老师,但他也召唤了不少同学、友人和家庭朋友;有些我都没想到的人却被他请来了,劳动场地一片惊呼和惊喜。那天,我们干得热火朝天。从清理、打磨锈迹到上保护料到涂漆最后完成,我们完成了近百米的栅栏和各种设施。看着焕然一新美丽的场地和成果,大家都感到无比兴奋和愉悦。自此,我感到跟这块地界有了因缘。以至于此后每路过此地,都下意识地去摸一摸,审察一下栅栏、设施上有没有锈迹,油漆是否匀停是否光滑……

  漆中央公园是一个有趣的经验,它既锻炼了孩子的领导力,又增进了市民的参与感;把城市的公园变成了我的公园。因为,这里不仅有当年建园者的努力,也有了我的汗水和念想儿,成了我记忆中的一片心灵栖息地。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