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敏奔月\舍予

  图:鲁敏小说作品《奔月》\作者供图

  说到奔月,大概都会想到我们熟悉的古老传说—嫦娥奔月吧。此奔月非彼奔月,鲁敏作为鲁迅文学奖的得主,用她擅长的探索虚妄的笔触,带给了读者一本不一样的《奔月》。

  大概是受电影《摆渡人》影响吧,有人说,写作亦如摆渡,渡人,也是渡己。我想,这话用在鲁敏的风格上倒是贴切的。鲁敏善于用小说的虚妄构建起一个暗疾丛生的世界,然后全身心地贴近那些生活中的哀戚与慈悲,同她笔下的众生一起经受生命中的困惑与考验,小说《奔月》中亦然。以小说之虚妄对抗现实之虚妄的写法,在鲁敏的笔端处处可见。

  只需翻开《奔月》的第一页便知道,这是一个与嫦娥奔月绝无关联的现代故事,但却是一个情节超乎寻常的故事,一个同样关于得与失的故事。鲁敏将笔触对准都市族群精神的折射,各阶层人物的情绪、内心都在故事的点滴中呈现。细读下去,或许你也会偶尔发现,小说中的某个人物身上,似乎也有着自己的影子。只是,小说毕竟是一种文学艺术,来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现实中的人们,能像主人公小六那样去做的,终究寥寥无几。

  小说分为十五个章节,分别从主人公小六、小六的丈夫和情人、母亲等几位人物中转换叙述角度,读这部小说的时候,会把自己的感情带进去,刚开始感动于小六丈夫的执著,厌恶小六情人的滥情,同情失去女儿的小六妈妈……到最后,小六说服自己回到自己的城市,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我想她是失落的,也许她是释然的,这个结果,也许也正是她所希望的,她重生了,与之前的生活彻底说“永不再见”了。

  回到现实中,我们每个人都会和小六一样,经歷着每一件最普通不过的事情,工作的压力,家庭的压力,情感的压力等等,当自己感觉很累很累的时候,第一个就会想到逃往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如果一切能够从头来过。逃避是最无能的表现,也却是最直接脱离痛苦的方式。换个角度,要获得一些,毕竟要失去一些做代价,或者说失去也是一种获得。

  “唯有失去,是通往自由之路”,小说中的主人公小六就是冲着自由而离开,可最后为什么又回来?还是心中有不捨、不甘,或者期待着失踪再次回来后会有一个新的面貌吧,小六犹如凤凰涅槃重生,在小说的结尾,给我们读者留下了无限的遐想,小六的何去何从,只要她一直追求自由,那么脚步就不会停下吧。我们的生活亦是如此,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但要记住,上天若是关掉了你人生中的一扇门,那么在你不为意的地方,大约还有一扇敞开的窗在等着你。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