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亚洲行三大看点

  图:当前美国在亚洲地区迫在眉睫的问题是朝核问题

  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开始其上任后首次亚洲访问,据美国政府官员透露,特朗普此次亚太之行有三个目的,包括自由开放的印太秩序、公平贸易以及朝核问题。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特朗普的亚洲之行,希望从中参透特朗普时代美国对亚洲地区战略、中美关系走向和朝核问题演进。/中银国际研究部资深经济学家 叶丙南 宏观分析师 张婉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的外交战略是“重返亚太”和“亚太再平衡”,将更多外交资源由成本高昂的中东地区转向投入产出回报更好的亚太地区。奥巴马政府积极推进《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协议》),希望强化美国与亚太地区的经贸投资合作,更加深度地介入亚洲地区的经济、贸易、投资、安全等问题,以此建立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领导地位和影响力。

  特朗普採取怎样的亚洲战略?

  但特朗普奉行“美国优先”的政治理念、“单边主义”的外交思维和重商主义的经济政策,在贸易上秉持零和观念,坚定退出《巴黎协定》和《TPP协议》,声称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指责欧亚主要贸易伙伴国包括传统盟友国对美不公平贸易和操纵汇率。特朗普这种全然不同的理念和风格为美国在亚洲地区的战略及主要大国之间的关系注入了巨大不确定性,许多国家包括传统盟友对美国未来在亚洲地区的介入程度和介入方式难以预期。

  特朗普上任已十个月左右,与亚洲国家的交流比较频繁,显示出对这一区域的重视。在特朗普亚洲之行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表示此次亚洲之行的重要目标之一是自由开放的亚太秩序。特朗普在访问日本期间两国领导人就加强合作以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达成了一致。观察人士普遍认为,“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战略(“印太战略”)可能成为美国加强与亚洲地区盟友和主要伙伴之间合作的重要机制,一定程度上可以作为对在亚太地区影响力日益上升的中国的一种战略制衡。

  “印太战略”构想最初由日本首相安倍在2016年8月出席第六次非洲开发会议时提出,此后安倍积极游说印度、澳洲和英国加入,并极力推动特朗普政府採纳为美国在亚洲地区的重要战略。但特朗普政府是否会将“印太战略”作为美国的亚洲地区政策并认真执行,仍需要进一步观察。

  首先,美国在亚洲地区最大的战略利益并不集中在印度洋,“印太战略”虽然有助于加强美国在印度洋的影响力,但也把韩国、菲律宾等美国在亚洲地区重要的传统盟友排除在外,当前美国在亚洲地区迫在眉睫的问题是朝核问题,而中东问题也依然牵涉美国政府很大的资源和精力。其次,特朗普更加关注美国国内经济状况,外交政策的重点是商业利益,尤其是美国与主要贸易伙伴国包括传统盟友的贸易赤字问题,国际合作方式倾向于双边而非多边。最后,在短期内亚太地区依然是增长较快、商业合作基础更好的区域,印度洋区域在中长期内具有较大潜力,是未来中期而非当前短期内关注的重点。

  特朗普如何定位中美关系?

  随着中国在亚洲地区的影响力与日俱增,美国在亚洲地区的战略日益取决于其对中美关系的定位和对华战略,而美国对华战略也依赖于美国对亚洲地区整体战略。

  特朗普在上任前,对中国态度非常强势,在贸易、人民币汇率、知识产权保护、技术转让、市场开放、国有企业垄断等方面对中国提出很多意见。但特朗普上任后,对中国的态度似乎明显有所缓和,尽量避免与中国的正面冲突。这种反差可能由于两方面原因,而不一定意味着特朗普对华战略的落定。

  一方面是特朗普新任政府依然在组建过程中,其对华战略和政策并未完全成形,特朗普上任后正式代表美国政府,涉及中美关系其言行必然更加谨慎。另一方面是特朗普政府面临棘手的朝核问题,对中国在解决朝核问题中的作用期望较高,至少在短期内希望与中国加强合作,缓解或者解决朝核问题,为此特朗普政府将解决朝核问题与贸易不平衡问题相绑定,希望形成对中国更强的制约力。

  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战略依然在形成过程中,目前美国政府内部存在不同声音。部分人士认为,应该以G2为框架建立中美战略合作关系,美国需要了解中国的底线,向中国列明美国的核心利益范围,推动中国改革开放并遵守现有国际规则;另一些人士则表示,美国是海权国家,不应该把精力放在改变中国国内政策,而应该加强与美国盟友尤其是印度、澳洲和日本的战略合作,“印太战略”应该是此类人士的主张;还有一些更加极端的观点,例如单边主义、主权至上和零和游戏等。

  当前考验中美关系的焦点问题是贸易不平衡和朝核问题。中美贸易不平衡很大程度上是由两国不同的资源禀赋、发展阶段、技术条件、比较优势和全球分工所决定的,也与当前出口统计体系下中国作为全球成品组装中心存在很大关系。特朗普政府将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归咎于不公平不合理的贸易规则,美国亚洲研究局的一份最新报告提出,每年美国因有形商品假冒与盗版、软件盗版和商业秘密窃取遭受的经济损失高达2250至6000亿美元,商业秘密损失(1800至5400亿美元)与强制性技术转让最为相关。

  因而,特朗普政府解决中美贸易不平衡的主要策略除了要求中国从美国进口更多能源、农产品、飞机外,还包括施加压力推动中国放宽市场准入、开放国内市场、取消强制技术转让政策和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在特朗普访华期间,中国宣布将大幅度放宽金融业的市场准入,并逐步适当降低汽车关税,在2018年6月前在自贸试验区范围内开展放开专用车和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试点工作。

  特朗普如何解决朝核问题?

  迄今为止,朝鲜完成了两次远程导弹发射和六次核试验,已经对美国的盟友形成实质性威胁,影响到美国对盟友的安全承诺和美国在东北亚战略存在的基础。消除朝核威胁成为特朗普上任后面临的第一个直接难题,特朗普政府在处理朝核问题上取得了一定成功,将绝大部分国家纳入向朝鲜最大化施加压力以促使其回到谈判桌上的统一战线中。

  但这个统一战线存在明显的脆弱性,主要大国中美日韩之间的核心利益并不完全一致。统一战线分化可能极大影响到对朝鲜的震慑力。因而,特朗普的亚洲之行在朝核问题方面的关键工作是强化统一战线的战略团结,缩小间隙,形成对朝鲜方面更大的震慑压力,迫使朝鲜主动回到谈判桌上。从积极意义来看,朝鲜问题为中美深化沟通合作提供了契机,有助于增进中美之间政治互信,为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做出积极探索。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