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积金买楼助市民上车

  Q房网.香港董事总经理 陈坤兴

  立法会议员谢伟俊于立法会大会上,引用新一届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塞勒教授(Richard Thaler)和哈佛大学法学院桑思汀教授(Cass Sunstein)的联合著作中研究指出,“毋须强迫民众及妨碍自由选择,只须花心思微调情境及轻轻一推,足可创造适当决策环境,将事情引向对所有人有利方向。”

  谢议员认为,在强积金的累算权益(即是指一般打工仔强积金户口内的储蓄)的使用应加以放宽,建议当局研究容许首次置业人士,动用其强积金户口内累算权益以支付首期款项,以解决首期不足的问题。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动用强积金内的储蓄作买楼的首期,正正就是新加坡政府一直实行的政策之一。新加坡与香港向来有不少相似的地方,不少人亦均喜欢将两个城市作比较。两地同样面对地少人多的问题,新加坡的人口比香港少大约200万人,不过香港的佔地面积是新加坡的1.5倍。奈何两者的住屋问题却截然不同,新加坡的自置居所比率可以高达90.9%,但香港最新的自置居所比率却只有48.9%,再者新加坡的人均居住面积达30平方米,香港的人均居住面积只及新加坡的一半。

  事实上,根据现时本地强积金条例的限制,所有打工仔若希望,在年满65年岁前提前申索强积金户口内的累算权益,当中有着相当严厉的规定,只有基于永久性地离开香港/完全丧失行为能力/罹患末期疾病/或是声明提早退休才可以提出申索。过去已有不少评论认为,借镜新加坡经验,容许打工仔动用强积金的储蓄来支付买楼首期,有助解决上车难、置业难的问题。

  不过,虽然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刘怡翔在立法会上的回覆,对于社会有意见认为可仿效新加坡的公积金制度,容许提早提取部分累算权益作置业之用的做法,积金局方面正进行研究,最快可于明年年中前提交报告。但局长亦重申强积金制度旨在协助就业人口为其退休作储蓄,当局会慎重研究是否与设立强积金制度的政策目标一致,更质疑本港强积金户口平均结馀只得18万元,故即使容许提早提取存款,亦未必对支付首期有很大帮助。

  无可否认,香港的强积金制度确实与新加坡的公积金制度截然不同,新加坡的公积金是僱主、僱员各自供款20%,而香港的强积金只是各供5%,因此一般新加坡人可以累积一定的公积金作首期,同时亦容许以每月公积金的供款来供楼,如此看来,香港想跟亦有一定的困难。

  不过根据积金局早前最新的报告,现时不少强积金帐户储蓄亦并非“鸡碎咁多”,截至2016年12月底,整体920万个帐户,约有3万个帐户累积逾100万元,约14万帐户累计逾50万元,加上不少打工仔均持有两至三个帐户,因此亦有一定打工仔拥有数十万元甚或以上的强积金储蓄。

  无论如何,容许港人将强积金内的储蓄,用作买楼时支付首期,肯定可以帮助部分上车客解决首期不足,即使“杯水车薪”但亦至少可以协助部分人提前实现置业梦,当然积金局方面亦可能需要为有关安排设定一些限制,例如是否容许全数提取强积金储蓄作首期,或是只限上车客作自用等。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