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不能再“守株待兔”/陈文鸿

  中共十九大之后的新政策包括了新的对外开放政策。

  一方面,这体现了中国对自身发展的信心。经歷了金融海啸和2015年的外汇股市出口的折腾,中国政策在去槓桿化和经济结构转型底下,实体经济与金融体制都呈现稳健的发展步伐。特别是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之后,建设进度神速。中国需进一步开放,以发挥“一带一路”对国内外的影响和作用。

  另一方面,这也反映国际政经形势的转变。上世纪九十年代苏联瓦解之后美国独大的政经局面,在美国政策失误、财力不继底下,正逐渐崩溃。国际趋向于多元化、多极化,发达国家以外的发展中国家正迎头赶上,推行工业化和现代化。在这样的转变过程中,中国面对着巨大的市场扩展新机会,也要调整改革开放以来的对外经贸政策,以适应新挑战和新机遇。

  因着2015年股汇改革的经验,再不能依从西方建议的震盪疗法,一下子全面改革,而应採取自经济特区以来的稳步扩展,以试验引领改革的策略。这几年实行的是“1+3+7”的区域推进战略。首先是上海成立自贸区,随后是广东、福建、天津,再于2016年成立七省市自贸区,包括辽宁、浙江、河南、湖北、重庆、四川、陕西等内陆及沿海省份。这与改革开放初期由经济特区到沿海开放城市,再到沿边、沿江推行的开放区域战略有所不同,主要因为“一带一路”使内陆变成前沿,也因为近年内陆省份的经济实力已追上沿海。

  不久前上海提交由自贸区进至自由港的政策方案,是十九大后第一个政策提升,是对全国自贸区的推动与发展。上海自由港的特点在不报关,不完税,转口贸易不受限制,主要是商品的自由进出,但与此相应的必然是金融贸易(包括境外融资、跨境人民币交易等)、投资(包括企业註册、规限、税收等)和人员出入境。

  在上海或内地其他自贸区,“自由港”概念主要来自香港的经验,一如当年的“经济特区”。但那时的制度限制较大,也有二线之设。今次自由港的提议主要是把限制进一步取消,将制度的开放度与香港靠近,以至相同。自贸区这几年的开展、演化,正是按香港模式建设。

  上海自贸区成立之初便是要在制度政策上试验,目的是向全国扩展普及。这样提升至“1+3+7”的格局,加上十九大之后正在筹备组织的政策新举措,显示出内地正在全面推行开放的新阶段。或许规划推行要一两年的时间,见到成效可能需更长时间。但“1+3+7”的大面积开放试验,正由上海等地带领,期待突破以往的制度限制。中国经济还在中高速增长,产业提升与“一带一路”的功效还未全面显现,却正初见成效,中国在这时推动自由港与国际自由贸易的发展,应是高瞻远瞩的大战略。当然也会面对美国金融与贸易攻击的风险。

  在这样的大变局中,作为中国歷史最悠久的自由港的香港,应怎样应对?与东盟的自贸协议是姗姗来迟,作用也不过是补课,避免在国际自贸协议网络之下被边缘化。在自由港的制度建设、配套服务建设上,回归以来香港进展却不大。香港金融中心功能的优势正在被内地自由港发展而取代。香港若继续守株待兔,原有优势还可维持多久?

  香港珠海学院“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