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时的湘湖/陆春祥

  图:湘湖疏浚是北宋著名理学家杨时的一项重要水利工程/资料图片

  湘湖不在湘,在浙。

  说湘湖,一定要先说萧山县尉方从礼。

  我在心里一直将方从礼当作老乡的,因为他是晚唐著名诗人方干的后代,而方干就居住在桐庐芦茨深山里的白云源。方县尉在萧山工作十年,彼时,湘湖已经不像个湖了,湮废已久,民田无以溉,方从礼对周边一切都调查得清清楚楚,向上级要求浚治的报告也打了好几回,随时可以开工的。

  此时,湘湖的关键人物,杨时来了。

  北宋政和二年(公元一一一二年)四月,六十岁的著名理学家杨时,补萧山县令。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加个“补”,难道是临时充任?

  不管是什么方式任职,杨时仍然一如既往保持着昂扬的工作激情。他上任的第三天,就下乡察民情,听民声,连续十几天,走遍有关各乡。无论百姓还是乡绅,普遍反映的一个最大问题就是,粮田连年遭旱灾,生产用水无法保障,只有将湘湖重新疏浚,问题才能解决。

  关于疏浚湘湖,杨时其实心里是有数的。萧山一直受洪涝和乾旱的困扰,前五十多年的时间里,萧山当地就围绕到底疏还是不疏争论着。有一次,神宗皇帝都已经批准了乡民们的报告,下诏徵求各方意见,但萧山部分富民反对,认为一旦造湖,势必要淹掉好多田地,拆迁也是难题,于是作罢。

  幸好,方从礼已经做了大量的技术准备工作。

  幸好,王安石变法中有“方田均税法”。“方田”,就是每年九月由县长举持丈量土地,按肥瘠分五等;“均税”,就是以丈量的结果为依据纳税。

  有技术支持,有政策依据,百姓强烈要求,朝廷很快批准,疏浚湘湖所有的要素一切准备就绪,杨时开湖了。

  我站在湘湖景区的入口处,看杨时的“古湘湖全图”,这是一幅石刻的平面立体图,坚硬的石头,以柔软的方式,表达着凹凸有致的地势,湖面、堰坝、沟渠,村庄、小道、小岛,均以简洁的方式标註着,图的低洼处,就是湖面,甚至积着些水,看上去亮莹莹的。

  湘湖西南宽阔,东北狭窄,形状像个葫芦,长约十九里,宽一到六里,周长八十二里,面积三万七千零二亩,当时蓄的湖水,可以灌溉崇化、昭明、来苏、安养、许贤、长兴、新义、夏孝、由化九个乡,农田十四万六千八百六十八亩。

  也就是说,杨时用三万七千亩低洼地,换取了十四万六千多亩良田的旱涝保收。“方田均税”,在湘湖就变成“均包湖米”,因建湖被淹的土地原缴税粮,则由周围九个乡的田户均摊,而部分农民损失的土地,则採用“输纳田土”,从别的地方调剂补偿。

  县令杨时是决策者,但县尉方从礼实际上是湘湖建设的实施总指挥。他熟悉情况,作为下属,他也必须承担具体责任,他还年轻,方县尉此时只有四十二岁,而杨县长已经是花甲老人了。

  我无法还原当时热火朝天的疏浚场景,但杨时、方从礼用了短短的两年时间,就完成了这一项水利史上的重大工程。

  看杨县令的心情。

  湖筑完成的当晚,杨时夜游湘湖,并宿于湖边山地,赋《新湖夜行》诗一首:平湖净无澜,天容水中焕。浮舟跨云行,冉冉躐星汉。烟昏山光淡,桅动林鸦散。夜深宿荒陂,独与雁为伴。

  水刚刚注满了湘湖,夜色倒映着湖面,星星点点,舟船已经迫不及待地下湖,虽身处湖边的荒山野郊,但看着她平静无波,杨时脑中闪现了湘神凌波的场景,飘飘渺渺,若隐若现,湘神,湘湖,自己在湘地也做过官,这一切难道都是巧合吗?杨诗人心潮起伏,诗句不禁涌出,如钱塘江口那汩汩而入湘湖的江水。

  在自己的任上,做成了这样一件利国利民的大事,有如此愉悦的心情,难免。

  到底是文化人,杨时还不忘传道授业,将程门理学在湘湖一带广泛传播,开江浙“洛学”之先河,大大推广了湘湖的品牌:“自先生官萧山,道日盛,学日彰,时从游千馀人,讲论不辍,四方志士尊重先生也至矣”。(清朝张伯行《龟山集序》)。

  杨时是有真学问的。他的好学,自古称颂。他和游酢一起,演绎了千古成语“程门立雪”:杨时和游酢,一日去见恩师程颐,老师正在打瞌睡,当时天正下着大雪,他俩就站在门口等候,等老师一觉睡醒,门外的雪已经积得一尺深了!

  我在杨时的雕像前肃立,他就挺立在湘湖二期的湖边,供人瞻仰,并不高大的形象,却棱角分明,他看着这满满的湖光山色,若有所思。他在想什么呢?

  他一定在赞赏他的后人们,他们用了整整十三年时间,分三期,再次全面科学疏浚了湘湖,距他九百年后的湘湖,湖面面积已经恢復到了空前的六点一平方公里,湘湖陆地的森林覆盖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五,湖的功能也发生了重大变化,这是一片让人放松心情的休闲度假湖,这也是萧山人的精神文化湖。

  去年九月,三期刚蓄水不久,我们坐上船,沿湘湖一期,穿拱桥,过湘湖二期,才抵湘湖三期湖面,一条大鱼就跳上了船头,这是一条五六斤重的白鲢,鲜活而劲大,它在船头的舱面上舞蹈着,徐晓杭迅速抓住。五分钟不到,第二条大鱼以同样的方式,跃上了船头,自然成了曹工化的囊中物。我笑说,鱼啊,这不公平呀,再来一条吧。船往回折的时候,果然,又一条大鱼跳上了船头,我一边笑一边迅速逮住了它。

  我问驾船司机,湘湖鱼经常这么跳上船吗?司机笑笑:我在湘湖开了二十来年的船,从没见过这样的场景,今天有些奇怪。我问为什么,他答:这些鱼都是从一期二期湖面跑过来的,可能它们不适应船的马达声,我这条船是新船,马达声比原来的要大一些。

  湘湖鱼以这样的方式迎接我们,真是出人意料。

  今年十月,我邀一群作家又来湘湖。这一回,周晓枫主动要求凌晨捕鱼,她说,她对全世界的捕鱼都感兴趣,湘湖有捕鱼,也想去体验下。十四日凌晨四点,住她隔壁的邱华栋还在熬夜,晓枫就起来了。早餐时,我问她,有收穫吗?她笑着说:好多大鱼呀!我知道,晓枫收穫的不仅是鱼,自然还有其他。

  十三日晚,裘山山发了条微信:今天看了水的三种形态,湘湖、钱塘江、喷泉。是的,我们看了二十分钟的湘湖喷泉表演。当节奏感极强的音乐响起,喷泉以烈焰的方式出现在我们面前时,几乎所有人都拿出了手机 摄影。湘湖水以结伴变形的方式沖向天空,在空中大显激情,极速变化,自由奔放。

  而那一刻,杨时,九百年前的萧山县令,就伫立在湖边,他默默地欣赏着这从没见识过的奇妙幻景。

  我站在越王城山顶,前瞰钱塘江,后瞰湘湖,她们都很安静,湘湖如镜,镶嵌在钱塘江的西岸,而钱塘江则静流向前,一直奔涌向大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