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蓝海蟹之趣/小 冰

  海蟹,还是野生的好吃。离休斯顿不远的新墨西哥湾,是海蟹生长的天堂。那里的海蟹呈蓝色,被称为蓝海蟹。夏季钓海蟹,要赶在早上八九点钟之前,九点一过,阳光普照,气温升高,海蟹就去深水区纳凉了,没法钓。家住当地的老翁和小英说:“你们来家里住两天吧!到这边可以看牛仔风情,玩打靶,去新墨西哥湾钓蓝海蟹。”我们说:“好啊!打靶就免了。钓海蟹吧,也看看牛仔是怎么回事。”旅行有当地朋友陪着,真是惬意。又恰逢赶上钓海蟹的好时节,天时地利人和,真好!

  五六月份的休斯顿,天气潮湿而闷热,当地人已经主打短衣短裤。早晨四五点钟,天空才开始泛白,我们就出发,直奔海边,一行五人,约两小时的车程。第一次到海边钓海蟹,我们心中有新意。

  停车后,提起水桶和网兜走向海堤。海堤由大块大块的水泥方块铺成,一直铺到海湾的对面,把两岸连接。海水越来越深,水色逐渐加浓,浅蓝变成了深蓝。大约走了十来分钟,堤边有蓝海蟹出现了,DX迫不及待地问:“翁叔叔,可以开钓了吗?”老翁说:“再走一段吧,海水越深,海蟹越大!”到底在哪里停步开工,完全取决于老翁,他是老手。

  钓海蟹是一项没有成本的活动,不用投入,只管收穫。海水边,老翁先给我们补习钓海蟹的常识,他说:“钓海蟹很简单,无需技术和经验,但是得有耐心。”我们的工具是每人一根线、一个发酵的鸡腿。鸡腿在常温下存放两三天了,够臭。

  按照老翁的示范,我们各自取出一根线和一个鸡腿,鸡腿臭味熏天。我很难理解,人类嗅到的臭味,竟是蓝海蟹的美味。我将线的两端,一头绑在鸡腿上,一头捏在手上,轻轻地、晃悠悠地将线头那端的鸡腿垂到水里,又慢慢将其拖至水边的石缝处。接下来,就静候猎物到来。我们一看、二做、三成师,很快熟手。

  钓蓝海蟹不但简单,而且不需要太多的耐心和等待。仅仅三五分钟的时间,就有蓝海蟹从石缝深处游出来,三三两两,大大小小,有的像是举家赴宴。我们留给蓝海蟹一定的用餐时间,当它们完全沉浸在享受中的时候,才慢慢地、悄无声息地将之拖到一个适合舀起的位置。接下来,用那隻闲着的手,抄起身旁的长柄网勺,敏捷地将鸡腿和蓝海蟹一併舀起,倒进水桶。

  半把个小时的时间,五个人,用五条线和五个鸡腿,就收穫了大半桶蓝海蟹。我们把大的留下,把小的放生回大海,将剩下的鸡腿扔进海里,提着海蟹返程了。

  那天周末,海堤上前前后后来了三四十人,成群的,结对的,拖儿带女的。有白人、拉美人、东南亚人。有一群中国留学生特别热闹,不时从他们中间传出喜讯“这个足有半斤重”、“又一位大个儿”。这些年,中国人越来越会玩,一处有趣的地方一旦被发掘,保证立即有大批中国人到来,这也是国力强势的表现。那些年,出国的中国人哪里顾得上玩这些雅兴,周末都要忙着打工去。

  海蟹太多,我建议放一半进冰柜。小英却说:“都煮了吧,野生海蟹在大自然里生长,没人给餵饲料,很瘦,不经吃。”用葱花、酱油醋和橄榄油调製成沾水,一大盆水煮蓝海蟹,果然吃完了!那鲜美的味道,养殖海蟹真是没得比!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