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地下基督城─卡帕多奇亚岩窟修道院/陈小卡

  图:卡帕多奇亚岩窟修道院处于被风化的峡谷中/作者供图

  土耳其安那托利亚上空金红的日出冬阳,尽拂晨岚雪烟,投在卡帕多奇亚经风化和侵蚀形成的奇诡独特的笋状石柱和烟囱状石岩,圣洁雪妆的群岩众山金光灿灿,朝白云蓝天回映壮丽金煌。凿建在峥嵘奇险的宏伟山岩中古老洞窟之城,在白雪皑皑奇峻山脉拱护下安详面对沧桑。玫红暖辉,穿过寒冽大气,降照雪后的神秘地下基督城上。几百万年前,这里三座火山爆发,喷出的大量岩浆,冷却钙化,凝固成易于开凿塑造的风化岩层。光阴轮转,雨蚀风化,岩层绽开条条沟壑,形成迷宫般蜿蜒曲折峡谷。寒冬雪中却见谷壁乾涸的谷底绿洲翠影,杨树一丛丛,小溪静静在流。险峻中生机盎然,为避世佳地。

  两千年以前,就有部族拓宽改造此处天然熔岩洞入居避乱。公元四十五年,基督教在小亚细亚传播。罗马帝国对基督徒的迫害也在加剧。公元初,有基督徒为逃避罗马人杀戮,逃到这片易于自守隔世的石林岩谷,在风化岩石壁上,凿岩挖窟,供修行和生活。公元三世纪左右,基督教修道士,相继来到卡帕多奇亚,在山谷绝壁或圆锥石岩凿壁挖洞,岩锥被巧妙掏空成一个个可住人岩窟,在窟中过艰苦与禁欲的修道生活。荒凉孤寂的卡帕多奇亚,成为基督徒灵魂靠近上帝之地,在此可不受迫害与干扰地在幽暗中冥想修炼。越来越多的追随者聚集过来,建成基督教修道院。凯撒里亚主教圣巴西尔在卡帕多奇亚引入僧侣制度,立下社团规则。修道士集体生活,集体修行。地下基督城诞生。

  这是多层的隐蔽地下城市,能容纳三万人,有教堂、忏悔室、厨房、餐厅、卧室、磨坊、仓库、葡萄酒製酒室及藏酒窰,生活设施俱全,储存的生活品可供城中人数月之用。城中还有墓室,修道者生命终结后,仍与这里相伴永恆。洞里,有抽气的透风孔、数十条竖洞和外逃的秘密出道,各层有梯子相连,地下城每一层的出入口上方置一个大圆石轮,若有敌情,启动开关,石轮会自动滚下,堵住进口。有些门洞离地数十米,要顺着曲窄石梯到达。洞窟内,完整再现基督教堂建筑的特点和内部结构。岩锥顶部凿成圆穹,底部有圆柱、拱门和台阶,穹顶和四壁几乎都有彩画,描绘的都是基督教故事:“洗礼”、“最后的晚餐”、“被钉上十字架的耶稣”、“耶稣基督升天”等。千百年过去,壁画仍保存完好、色彩鲜艷。建于公元十世纪的拜占庭风格岩窟教堂,让卡帕多奇亚盛名于世。教士们在岩石中虔诚不倦地建造一座又一座岩窟教堂,装饰透现神秘美的拜占庭风格绘画。著名的苹果树教堂、黑暗教堂和纽扣教堂,皆拜占庭式建筑风格。

  八世纪到九世纪的“圣像破坏运动”中,拜占庭的统治者严令取缔圣像、圣物、圣迹崇拜,没收教会财产,强迫修道士还俗。这里成了宗教避难所。

  一种信仰能久传长守,不但在其曾能辉煌一时且被广泛接受,更看其能否在最艰难的面临绝境时刻坚守下去再丰富发展。坚固的地下基督城显现一种信仰在艰险中坚守与发展之精神。随着奥斯曼帝国的建立,伊斯兰教澎湃的歷史洪流席捲覆盖安那托利亚。这里成了伊斯兰教汪洋中基督教孤岛。十四世纪,卡帕多奇亚已成穆斯林的天下,修道士四散而去。这里再无人烟,直至一七○五年岩窟之城重被发现。

  连绵昂立度过无数寒冬的修士之城,虽早已人去城空,仍以其岩坚石固昭显一种信仰能激励人之久长至远。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