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儿时防震/陆琴华

  十一月十二日,伊拉克发生七点三级强烈地震,这让我想起小时防地震的事。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我国唐山发生七点八级地震,给当时的唐山人民造成了巨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地震跟其他天灾一样在当时无规律可循,自此有一段时间,举国上下,无论农村还是城市都进入了防震状态。当时我读小学四五年级,生活在农村,至今对那时农村防震记忆犹新。那时农村基层行政单位,乡一级叫人民公社,村一级叫生产大队和生产小队。一时间大会讲小会说,就是安在村子中间的几隻大喇叭也是不停地在宣传,动员社员行动起来,积极防震。

  如何防?因地制宜,就地取材,搭建防震棚。搭建防震棚离不开棍棒和柴草,家家搭户户盖,一时间那些棍棒和柴草就成了抢手货。家里有现成棍棒的拿过来就用,一时间没有棍棒的人家,院前院后有的是树,伐几棵就是了,实在没有的,跟大队干部或小队干部打个招呼,他们就能为这些人家排忧解难。

  我兄弟姐妹八个,再加上爷爷奶奶,一家十多口人,都在同一时间搬进防震棚里住,不是一件易事。搭防震棚的棍棒不足,队干部知道了,就帮助我家解决。搭建防震棚的材料备齐了,在哪搭建呢?现在有些人家搭个厕所都没地方,我小时农村家家户户空地或者闲置的地不少,屋前一大块,屋后一大块,来到沟边地头还有一大块。想在什么地方搭防震棚全凭自个喜好。我家有个邻居,不知是嫌住在村子里吵,还是对水有兴趣,在家住的房屋附近搭了防震棚,又来到村外的河堤搭防震棚。防震棚成了那时特有的建筑,特别的风景。

  说是防震,其实也就是夜里到那儿睡个觉,其他时间不是到队里参加劳动,就是三五人聚集在一起摆龙门阵,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八卦,甚至有人在八卦的时候说:“什么时候地震呢?”这不没灾找灾吗?原来他们一个个都在防震棚里睡了一段时间,有人已经对防震开始产生松懈情绪了。既然是“棚”,自然不能跟平时住的又宽又大又亮堂的房子比,那防震棚一般成三角形,上尖下宽,形状跟一座长溜溜的山脊樑似的,狭窄逼仄,不要说放一张床不合适,就是放张吃饭桌子也不合适。想在里面栖息或睡觉,只能打地铺。那时我们那儿已经通电多年了,来到防震棚里躺下,却是黑乎乎一大片,原来干部规定,照明线不能私拉乱接,那时有个别人家不守规矩,私拉乱接造成电源短路就引起火灾,造成了不必要的损失。所以不管在哪搭的防震棚都不能把电灯线拉过去,以防万一。

  时间长了,还没有地震,有些大人就想搬出防震棚,我们小孩子正好跟那些大人相反,对防震棚情有独钟,百住不厌,从学校一回到家里,不管困不困,都要来到防震棚里躺一会。现在不少文章都强调人的生命只有一次。那时家家户户,人人防震,其实也是珍惜这一辈子仅有的一次生命,干部为了强化社员防震的意识,还对在防震方面做得好的人家进行表彰和奖励。

  我一家十二口人,当时一到晚上都住进了防震棚里,干部很满意,就给我家发了一张大红奖状和一把挖地的铁叉。据说地震前有一些预兆,比如蛇出洞,蛙聚积,家禽不进窝,还乱飞,我们不能不干活专门睁着一双小眼去观看这些自然现象啊!

  不过,也设法通过其他渠道来给自个提个醒。咋提醒呢?睡觉前。我们把一隻洗脸铁盆倒扣在地铺一头,睡前,在这倒扣的铁盆上倒立着一个空酒瓶,然后再在这倒立的空酒瓶上放一隻瓷碗。有一天夜里,我睡得正熟,我家那倒立的酒瓶突然轰然倒下,发出很大的响声,父亲从地铺上一跃而起,赤裸身子跑到外面,破着嗓子喊:“地震了!地震了!”喊了好多遍,整个村子仍然静静的没有任何响应。

  原来倒立着的酒瓶是被夜巡的猫撞倒,害得我们一家虚惊一场。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