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俗之魅力/延 静

  立冬那天,我们按老习俗,中午吃饺子。立冬是冬天的开始,吃饺子也许是为了提高人们的胃口。当天照例给外地的几家亲戚打电话,问候平安。先是打到上海的妹妹家,没等我开口,妹妹就问“吃饺子了吗”,我赶忙告诉她“刚吃完”,问她吃什么。她说“儿子女儿回来了,刚一起吃完饺子”。妹妹小时候在北方长大,尽管北京和上海相距上千公里,她还保持着北方的习俗。

  我们又打电话给在齐齐哈尔的老伴儿的三叔,他已经九十岁,身体还好。电话通了,三婶接电话就问我们吃什么,并告诉我们,“孩子们都回来了,很热闹,刚包完饺子,正准备吃吶”。我不禁惊讶,习俗的魅力何等之大。

  从此我联想到在韩国时的一位老教授,虽与立冬无关,但与吃饺子密不可分。这位教授姓金,在韩国小有名气,终生致力于教育而拒绝做官。据说韩国几位总统曾邀请他出山,担任国务总理,他严词拒绝。请他出任驻外大使,他也拒不接受,仍然一心扑在教育上。他卸任大学校长后,专心著书立说。

  金教授曾在中国呆了多年,参与过韩国临时政府的工作。他的夫人在黑龙江长大,更习惯中国式的生活。我出使韩国期间,只与金教授见过一面,是在中韩建交初期季羡林教授访问韩国,韩方举行的欢迎宴会上。那之后,我每年举行国庆招待会都邀请金教授和他的夫人,但他们始终未出席。后来才了解到,因为国庆招待会有政府官员在场,他们不愿出席。出于对老教授对中国的友好和对他本人的尊重,好长时间我一直琢磨如何把老教授请到使馆来做客。

  离开韩国那年,过春节时,我突然想到,也许以过春节设饺子宴的方式,能把老教授和他的夫人请到使馆来。与老教授联繫时特别说明,家庭式团聚,吃饺子,辅以几个中国菜,没有官员出席,老教授听后欣然同意。这年过春节,我们除与使馆人员欢聚外,是和老教授和他的夫人一起过的,吃的是热腾腾的中国三鲜馅饺子。老教授和夫人很高兴,说他们已养成中国习惯,在家过年也吃饺子,但很多年没有吃过这么香的饺子了。

  从立冬想到吃饺子,从吃饺子又想到我在韩国时的一段有趣经歷。我在韩国只呆了几年,但现在过一段时间,就想吃韩式泡菜,就想吃韩式烤肉。由此可见习俗有多么大的魅力。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