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由两地专家合编中史教材

  图:根据香港教育的传统做法,是教育局和课程发展议会负责编订学科课程纲要,然后由出版社编撰课本教材,经过教育局课本审订之后,可以出版销售

  中国歷史科的课程纲要及教学内容,是国家主流价值观内涵在史观和歷史教育领域的具体体现,是国家主流价值观内涵通过普及化的全国国民教育体系,向全体国民尤其年轻一代进行教育,以唤醒其国民身份认同,及培养其对国家民族以及歷史文化产生感情的重要举措。中国歷史教育,从来就不是单纯的歷史知识的灌输,更重要的是一种价值教育,情感教育。而教材统一化和与之相应的师资培训标准化,是充分落实这种具有凝聚国民身份认同、维繫民族情感的国史教育的必要条件。

  根据香港教育的传统做法,是教育局和课程发展议会负责编订学科课程纲要,然后由出版社编撰课本教材,经过教育局课本审订之后,可以出版销售。这种机制行之多年,不易打破,但恰恰是这种机制,又存在教材稀释课纲教学目标的漏洞和风险。因此,建议中间落墨,组织内地和香港两地歷史教育专家,编订统一的教材,尤其是集中在香港本地歷史和中国现代史(清朝灭亡至于1949年)、当代史(1949年至今)的教学课题。

  这些课题本身具有相当的争议性和敏感性,但与其像现在特区教育局避而不谈的做法,不如参考我国与日韩三国歷史专家共同研究出版东亚近现代史著作那样,挑选内地和香港在歷史专业性都有保证的若干专家,尽快就着这些课题编撰教材,由教育局认定而公布,既可以让学校直接採用,又可以让出版社参考而编撰自己的课本教材。既不完全剥夺出版社的出版自由及改变香港固有的教材编撰及出版做法,同时又公布一个权威的教材模板作为标准,从而有利于定纷息争,把教材稀释课纲的可能性降至最低。

  其实教育局有类似做法的先例,从2015至16年度开始,教育局自己都编订了六本高中通识教育科的教学手册,供学校参考使用,这六本教学手册就是相当于官方教材。

  有了这个先例,初中中国歷史科的统一教材也自然容易接受。另外,现代史和当代史课题不仅仅是具争议性的政治事件,还有许多本地教育界和社会所不知道、不了解的课题,例如新中国建立之后在妇女解放方面的巨大努力,在教育扫盲方面,在公共卫生方面,在建设现代化工业体系和教育体系方面,有着不是民国时代和清朝洋务运动所能相比拟的巨大成就,何止改革开放和“两弹一星”!这些被本地所忽略了的新中国成就,可以通过共同编订教材,重新注入香港初中中国歷史教育之中。

  赴内地参观交流课堂实地考察并重

  目前香港的中学赴内地参观交流,已经蔚然成风,但无可否认,在参观交流的内容设计、行程安排和时间编排上,仍然存在着主观随意性和校际差异性。因此,建议在新的课程纲要定案后,在统一的教材模板酝酿期间,教育局和教育专家、团体和教师,应该主动提出一个能够配合中国歷史教育的内地参观交流内容及行程设计,把课堂学习和实地考察充分结合起来,从而使歷史教育生动化、生活化和具体化。在赴内地交流的内容行程设计中,古代史、近现代史和当代史景点的比例应该与课程纲要所规定的相一致,同时在当代史景点的参观方面,应该突出新中国的各方面成就,尤其是工业化、现代化建设和改善人民生活方面的成就。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