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救世主》,我们因何而狂欢?/王 加

  图:达.芬奇画作《救世主》近期于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以逾四点五亿美元天价成交/资料图片

  纽约时间二○一七年十一月十五日晚,世界迎来了一个见证奇迹的时刻。在经过漫长的近二十分钟的激烈角逐后,一幅拥有五百多年歷史,由意大利“文艺復兴三杰”之首的莱昂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港译:达文西)所创作的不朽杰作《救世主》(Salvator Mundi)在大洋彼岸落槌。它以四亿五千○三十一万二千五百美元(约合三十五亿港元)的天价,一举成为世界拍卖史上成交价最高的艺术品。将此前“毕老爷”毕加索以《阿尔及尔女人(O版)》所保持的拍卖史纪录翻了一番还多。从此,这位西方绘画艺术毫无争议的巨匠,坐稳了“最昂贵艺术品”的头把金交椅。

  《救世主》“驾临”,艺术圈炸了,朋友圈高潮了,伪艺术迷们也都冒出来了。一时间,彷彿所有人都在共襄盛举,狂欢着。

  依稀记得上一次因为西画这么high还是二年前了。也是大约这会儿,原因是那张破纪录的莫迪利阿尼(Amedeo Modigliani)《侧卧的裸女》。那次high是因为并不被熟知的“大冷门”莫迪花落国人囊中;这次high则简单直接:终于有个家喻户晓的大咖破世界纪录了,必群起而high之。

  看看破纪录后半天时间内如雨后春笋般的公号评论吧,都是有备而来就等着“达爷”创造歷史的。如果没破纪录还会有人提及么?答案心知肚明。无数蓄势待发的Word文档肯定就胎死腹中了。

  曾与数位挚友约定,若没破纪录必撰文一篇。如今《救世主》将拍卖纪录翻了一番还多,本不愿锦上添花。但在开心之馀目睹“达爷”刷爆朋友圈,仍想略述几句。一张近三十五亿港币的画,我们因何而狂欢?

  四亿美元成交额,算上佣金四亿五多,近三十五亿港元。这笔钱搁玩儿金融的手里,想的都是股票期货;房地产商立马就能换算成地皮;而对于普通老百姓这个数字早已超越天文。这幅在数年前还被认定是伪作的油画,在今天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任何艺术品撼动其牢不可破的地位。若论投资回报,《救世主》若不是第一,谁与争锋?然而,世界上又有多少人真正能认识到这幅有五百来年歷史的布面油画的价值?换言之,若你真怀揣四亿五闲钱,会选择去砸达.芬奇么?相信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还会选择股票房产,或者囤几张毕老爷,因为大家都说好。

  曾在数月前和一知己深夜畅聊。她问我《救世主》究竟好在哪儿?我答:画家名头大、画极少、画完的更少,画的还是西方文明中被人顶礼膜拜的偶像。如此定位,破纪录毫不意外,破多少倒可以关注一下。要是没破纪录,反倒是奇闻了。

  文艺復兴三杰中,达.芬奇不是活得最长的、也不是最早撒手人寰的,甚至算不算画得最好都有争论,但却是最接近“外星人”的,因为他实在是才华如辐射般“横着往外溢”,堪称是最早完美诠释“跨界”这个名词的旷世奇才。他的存在,让我们充分了解到什么才叫真正意义上的涉猎广泛:生物、解剖、科学、数学、绘画等无一不精,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既能造教堂升降机,也能修城墙防御公事,还搞得定城市下水道……事实上,绘画仅是他天才的一小部分而已。但这一小部分,却是我们最熟知且最具故事性的。是达.芬奇真正将焦点透视这种观察方法在绘画艺术中得以广泛运用,在他的理念中,绘画与科学永远不可分割。这与我国传统绘画中提倡多点透视的“三远法”完全相悖,奠定了西方绘画近五百年的基调,时至今日仍在被沿用。达.芬奇手稿之多世所罕见,但一心多用的他同时也留下了大量的“烂尾工程”,真正完成的画作屈指可数。《救世主》作为目前流传于世、获广泛承认的现存二十幅以内达.芬奇真迹中唯一一件私人藏品,更是自一九○九年以来仅有的被认定为真迹的达.芬奇亲笔,使之成为拍卖纪录保持者,实至名归。

  一幅创纪录的画作,看热闹的往往都聚焦在其小数点后面的零;而《救世主》破纪录的真正意义,是人文的狂欢,经典的狂欢,传统的狂欢。

  熟悉西方近年来绘画拍卖市场的,都能够发现一个颇为普遍的规律:古代的卖不过近代的,近代的卖不过现代的。当金融资本注入到艺术市场中以后,传统意义上的“美”和“真”已不再是投资人优先考虑的因素。看看十一月十五日前艺术品市场拍卖排名前十榜单吧,十九世纪以前的艺术家一位都没有,满眼全是活跃于二十世纪的。是拉斐尔画不过毕加索,还是伦勃朗不如他的荷兰老乡梵.高呢?非也!市场拍卖价值和画作实际艺术价值在很多时候并不成正比。而相比较西方古典大师绘画价格的稳定、市场的成熟,以及绝大部分经典名作被博物馆收藏缺乏流通的现实,能够炒作古代大师名作的机会寥寥无几。由此,现当代艺术成为了金融资本运作的温床,很多作品已成为投资商品,变成了流通的硬通货。甚至有些如儿童简笔画或“鬼画符”般的涂鸦等令人匪夷所思的当代艺术堂而皇之地登上了大雅之堂,不禁令人怀疑,传统经典的意义和价值在当今的二十一世纪是否已被艺术品的泡沫所撼动?当搞怪取代了审美,我们自幼受到的美术教育是否也处在被颠覆的边缘?万幸,我们还有《救世主》带来的曙光。

  有传闻说在达.芬奇临终之前,他曾留下“自己一事无成”的遗言。如果他得知自己作品今天的价值,再看看当今艺术市场中流通的画作,不知他会做何感想。

  歷史会埋没经典。哪怕是波提切利,卡拉瓦乔,维米尔这些泰斗级艺术大师也都曾被尘封数个世纪才得以重见天日。但只要是如《救世主》般的经典画作,总有属于他绽放的瞬间。因为那是被歷史审视、沉淀、证明过的;而不是同时代既得利益者靠嘴吹拿钱堆出来的。

  破纪录的《救世主》,给这个世界带来的冲击不亚于达.芬奇这五百年来的影响。它的天价落槌,给了那些坚守传统的艺术家们信心。让他们明白并非抽象、解构、装置和新材质才是艺术的未来。它提供给了全世界收藏家一个清晰的标尺:究竟什么才是永不贬值的传世经典。任何未经歷史评判和筛选,自诩为经典的作品,在三五十年后会不会贬为白纸一张?它给了那些正在学习艺术的学生们以警示,歷史是不会给任何靠哗众取宠的投机取巧者生存空间的。达.芬奇创作的初衷,是求知,寻真和发明创造。他没有机会享受今天拍卖所得的任何一分钱,充分证明艺术家生前的名利双收仅是偶然,而非必然。只有脚踏实地的勤奋努力,结合智慧天赋予后天机遇方有机会。最后,它给了全世界艺术爱好者一个证明。并不是我们的审美倾向出了问题,也不是我们所受到的艺术教育有所偏差,真正出问题的,是被利益驱使的社会导向。

  或许,达.芬奇画中的耶稣基督能从手捧的透明水晶球中预见传统与经典的再次復兴。起码,《救世主》已经降临,我们也还有希望。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