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的希望/林中洋

  一日上午,我还上着班的时候,忽然收到了好友夏洛特发来的一个链接,没附加一句话,我有些好奇地点开,发现是一个男孩写下的他的故事:这个小男孩名字叫Erkki,今年十三岁,他原本是个健康、热爱运动的孩子,忽然有一天,他被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如果找不到可以配型的造血干细胞,就会有生命危险。Erkki写到,他的父亲是德国人,母亲是日本人,最有希望救他的妹妹却和他的骨髓不匹配,所以,他现在只能将希望寄託在志愿捐献者身上了。

  我仔细看了孩子的照片—他坐在病床上和一堆仪器之间,温和坚强地对着镜头笑着,又看了一遍他的登记卡片,然后才注意到孩子的姓是Foster!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夏洛特会给我发这个链接。我赶紧打电话过去核实,果然,这个孩子是我们共同的朋友汉斯和凯娅的孙子!不久前的一次聚会上,我还见到了他们两口子,他们看见我儿子分外喜欢,因为他们的孙子也这么大,而且也是欧亚混血,所以看着觉得特别亲切,那时他们还遗憾,说儿子一家生活在美国,他们能见到孙子的机会很少。现在,竟然……

  震惊过后,我想到的是自己能帮上什么忙。在和孩子的父母沟通过之后,我与德国的好几个亚洲社团取得了联繫,希望他们能进行干细胞捐献方面的宣传和讨论,其实这里面的道理是很简单的,没有人会不明白捐献的意义,只是自己有时候想不到罢了。

  比如我,早在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同宿舍的好几个同学就曾一起约着去登记过、献过样本,我当时因为要考试,没有同去,之后就拖了下来。现在要想成为干细胞捐献者的程序比那时要简单得多,献样本连血都不用抽。在我通过网络註册登记之后的两天,信箱里就躺着一封骨髓库寄来的信,里面除了资讯与表格,还有三根棉棒,我按照信里的说明将棉棒在口腔内壁上划了一分钟,然后晾乾,装入信封,贴上条码,连同填好的表格一起寄出,就完成了登记。

  其实我知道,我与Erkki的干细胞匹配的概率非常小,但是我想,我的数据既已入库,就算救不了他,说不定有一天可以帮助某个需要的人。现在很多国家都有骨髓库,中国也有,据我所知,这些骨髓库之间相互合作,世界各地的病人都可以通过骨髓库在全球范围内寻找相配的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这大大的提高了患者重获新生的几率。对于患者来说,多一个捐献者就是多一分生的希望,对于捐献者来说,能够拯救一个鲜活的生命、挽救一个幸福的家庭,即使与这个人素不相识,也是多么值得欣慰和难能可贵的事情啊!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