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乌镇/言 寺

  图:乌镇夜景/作者供图

  第五届乌镇戏剧节在上个月末落下了帷幕,这几年来几乎年年都要赴乌镇看戏剧节,大约算得上是爱得深沉了吧。

  回想自己对乌镇一发不可收拾的迷恋之源,我想那就远不止于五年前了,大约是中学时期吧,从对电影《似水年华》的喜爱开始就对乌镇埋下了迷恋的种子吧。以至于上大学后的第一个假期就独自一人跑去乌镇“追忆”了一番。没过多久,乌镇选用了我所喜爱的艺人刘若英作为乌镇的旅游代言人,刘若英的“奶茶”气质跟乌镇的静谧河水不谋而合,于是趁着风潮又跟朋友去了一次。那时西栅刚作为景区开放,官方主推夜景。我去的那天晚上景区内游客很少,新开的商店充满文艺气息,但大都冷冷清清。

  二○一三年的五月,在微博上看到赖声川、黄磊、孟京辉等一拨知名的文艺圈从业者在乌镇搞起了戏剧节。初看之下,甚感新奇,好奇心的驱使之下我买下了次年十月、第二届乌镇戏剧节的票,兴致勃勃地去看戏。去之前以为只是每天晚上有戏可看,到了才发现,原来乌镇戏剧节期间,西栅景区里每天都会有几十,甚至上百场的露天表演。这不是一个只有明星噱头的秀场,而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戏剧节!

  说起那年戏剧节,就忍不住要说说乌镇水舞台。其实我在之前已经看过袁泉和秦海璐版的《青蛇》,但因为这个乌镇水舞台的得天独厚,不得不说实际的舞台效果比我之前看过的每一个版本都要更加好:白墙黑瓦、小桥流水、宝塔甚至月色,都是真实的!舞台只有小小一方,却用天地做了布景。后台也变得不一样了,演员可以从园子出来,可以从桥上走来,甚至从观众落座的乌篷船里钻出来。实在是想不到还能有更妙的舞台来演这齣《青蛇》了。

  近两年来,乌镇戏剧节的剧码越来越前沿,也越来越多元。从西方歌舞剧,到东方戏曲,再到青年竞演、“古镇嘉年华”,每一个项目的设定都让人耳目一新、为之震撼。

  从游客人数上就可以知晓,今年的戏剧节较往年显然有了更高的关注度,一票难求的现象也更加明显。由于我没能成功预约到青年竞演的门票,当我到达的时候现场排队人数早已超额,所以只能悻悻然地放弃竞演场,转而关注“古镇嘉年华”的表演了。

  不得不说,嘉年华的演出实在是太多了,从上午十一点到晚上八、九点,有一百多个场次,分布在西栅景区的各个角落。我光看表格就犯了选择障碍症,加上对西栅里的位置不太了解,基本是遇到一场看一场。我遇到的第一场表演在日月广场,是法国水龙剧团的杂技音乐短剧《绳索与手风琴》。表演还没开始,广场上就已经围了一圈观众。到了演出时间,两个男人背了一大捆东西走出来和大家打招呼。他们一位是瘦瘦高高的年轻人,另一位是稍矮稍胖的老爷爷。两位演员一边用夸张的肢体动作和观众互动,一边开始搭建“舞台”,最终呈现的是一个高达九米左右的三角锥。再用一根很粗的绳索一端打结之后穿过固定在三角锥顶端的铁环,成为杂技表演的依附物品。两位演员在轻松诙谐的氛围中完成了舞台的布置之后,真正的表演开始了。老爷爷坐在一旁拉着手风琴,小伙子抓着绳索向上攀爬,爬到顶端之后优雅地完成了各种高难度动作,包括双手松开坐在绳索上、像婴儿一样蜷缩在绳索的缠绕中并缓慢向下滚动、以身体与地面平行的姿势沿绳索往下行走。观众们的掌声和欢呼声一阵接一阵,结束后剧团工作人员还给观众派发了演出明信片。

  这边的表演刚刚结束,就看见人群涌到广场另一侧的园子门口。原来里面躲着一位“巨人”和三隻“大老鼠”!这是西班牙CQP剧团的人偶高跷巡游。吹着喇叭的巨人带着三隻充满好奇心又神经兮兮的大老鼠要在古镇里巡游一圈,围观群众可以和他们互动、合影,在遇到阶梯、门或者其他任何“特殊”物品的时候,老鼠们还会有一些即兴表演,满满的欢乐气氛。

  看完几场嘉年华演出后,我就赶去沈家戏园看《生动的肖像》了。沈家戏园在一条小巷子里,座椅都是实木太师椅,楼上楼下加起来也不超过一百个座位。这场演出要说是戏剧实在有些牵强,称之为艺术展示更为准确。来自德国的艺术家沃尔克.格林带来了他“会动”的肖像书,用现场投影的形式将这些会动的肖像展示给观众,同时讲述了他创作的缘由、探索以及带着作品到处游歷的趣事和见闻。表演结束后,格林邀请观众到台上亲手翻阅他刚刚展示过的肖像书。在大荧幕展示的时候我稍微感觉有点无聊,但把书拿在手里翻阅却是非常奇妙,格林在十二秒的时间里连续拍下的三十六张照片在手里变成了立体的影像,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活过来了,就像霍格沃茨的魔法……

  两天的周末假期匆匆而过,但戏剧节的精彩却永远地烙印在了我的心里。乌镇的美让人迷恋,戏剧节的精彩更是让它在新时代里散发出中西结合,活色生香的新魅力。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