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改革加强监管遏制金融槓桿上升

  图:数据显示,截至上月末,理财产品增速连续八个月下降,目前降至4%,比去年同期下降30个百分点/资料图片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在三期叠加的背景下,产能过剩、货币宽松与金融自由化叠加推进。在监管套利与资金套利双重驱动下,金融槓桿迅速上升,金融资源也开始脱离实体经济谋求自我运转。高槓桿是经济脆弱性的总根源,在实体部门体现为过度负债,在金融领域体现为信用过快扩张。随着微观金融槓桿率不断攀升,宏观金融槓桿脱实向虚问题凸显,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问题面临挑战。/浦发银行总行战略发展部高级研究员 宋艷伟

  一、目前金融去槓桿的效果

  2016年7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要有效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隐患。此后,金融去槓桿防风险成为经济工作主线,一行三会将此作为重点任务予以推进。2016年8月以来,央行维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通过提高逆回购与MLF(中期借贷便利)操作利率来控制期限利差,通过MPA控制银行表内和表外资产的扩张速度。2017年4月以来,银监会发布了一系列监管文件,严控银行同业、理财业务。金融去槓桿政策主线明确,节奏变换协调有序。目前,金融去槓桿效果逐步显露。

  1、影子银行规模迅速缩小

  在金融监管的引导下,融资渠道回归表内信贷,银行表内信贷持续高增长,而表外融资增长低迷。银行业资产泡沫正在逐步被挤出,资金空转现象正在有效收敛。银行业逐渐回归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本源,信贷资产增多,同业资产规模显著压缩,资产质量也将稳健提升,系统性风险逐步降低。

  截至10月末,同业资产和负债双双收缩,比年初分别减少2.6万亿元(人民币,下同)和二万亿元。理财产品增速连续八个月下降,目前降至4%,比去年同期下降30个百分点;同业理财馀额比年初减少2.6万亿元。特定目的载体投资增速比去年同期下降47个百分点。今年委託贷款同比少增8279亿元。

  2、银行同业业务增速下降

  以往银行的资金来源主要以被动负债的存款为主,但在加槓桿的利益驱动下,银行积极地发展主动负债业务,主要包括同业拆借、卖出回购、发行债券等。近年来,几乎所有的主动负债均发生在同业之间。同业存单数量与价格齐升,成为金融加槓桿的新途径之一。

  金融去槓桿以来,同业业务受到压制、增速下滑。例如,“同业存单+同业理财+委外”的同业业务模式严重萎缩。在“同业存单+同业理财+委外”的同业业务模式下,银行通过发行同业存单购买同业理财,资金从表内转向表外,然后理财对接委外,委外再通过金融机构加槓桿投向资本市场。这一业务模式属于“46号文”明确界定的“监管套利”和“同业空转套利”。“6号文”还指出,“督促同业存单增速较快、同业存单佔同业负债比例较高的银行,合理控制同业存单等同业融资规模”。

  二、完善金融去槓桿的配套机制

  随着金融去槓桿继续深入,企业融资结构将得到改善,融资成本将有所降低,金融将更有效地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长期来看,随着经济领域和金融领域的各项改革,实体经济效率的提高也将有效防范金融风险的发生,进而实现经济和金融的良性循环。金融去槓桿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它是金融体制改革的重要一部分。下一步金融去槓桿有望在以下两个方面强化推进:

  1、打破刚性兑付

  金融去槓桿主要是将影子银行重新定位并纳入监管,压缩套利空间和弥补监管短板,使金融体系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这些举措能够抑制金融槓桿膨胀和资产泡沫,加强金融风险防控,而刚性兑付的存在将继续催生金融资产泡沫。在刚性兑付的影响下,市场忽视经济运行规律,信贷整体盲目扩张,企业暴露的问题被掩盖,原本融资能力较弱、存在风险隐患的企业也获取了信贷资金。这种情况的持续将造成金融风险堆积叠加,资产泡沫不断滋生,影响到金融系统的稳定,有违于金融去槓桿的目标。一旦高槓桿率下刚性兑付难以为继,违约事件大量出现,积聚的金融风险爆发,潜在的泡沫破裂会造成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的强烈震盪。

  为此,打破刚性兑付首先要加强金融市场监管,在前期金融去槓桿举措基础上持续加强监管力度,防止金融违规行为出现反覆。并且,打破刚性兑付不能一蹴而就,要结合金融去槓桿措施,出台适当的监管规则,引导市场逐步过渡,有效控制风险隐患。要完善金融市场的监管机制,对兑付问题进行引导和规范。

  2、统一资产管理行业监管

  在社会资金流向改变、传统银行业务转型的大潮流下,资产管理行业已成我国金融服务业中规模最大、发展最快的行业之一。

  资产管理行业的快速增长不仅契合了宏观经济增长、社会融资结构变化、居民旺盛财富管理需求拉动,而且也承担了监管套利功能的大力推动。资产管理行业是通过监管套利实施金融加槓桿的重要领域和重要渠道。

  当前,各资管产品投资标的多元化,产品和交易结构越发复杂。尤其包含优先、夹层、劣后分层结构的“结构化资管计划”,给劣后方放大交易槓桿提供了便利,是引发市场不稳的重要因素。导致这一原因的重要体制基础是,在包括银行理财、信託、基金、债券、期货、保险等在内的资产管理业务迅速发展的同时,资产管理行业却缺乏统一的监管标准和统一的监测监控体制。

  目前由央行牵头制定的资管统一监管标准新规,虽然仍属于徵求意见稿,但是这个纲领性文件覆盖了原证监会管辖的券商资管、信託产品、公募基金,以及银监会管辖的银行理财产品、保监会管辖的保险产品。统一资产管理类业务的监管标准,完善穿透监管机制,能大幅约束金融机构利用监管标准差异进行监管套利,扩大金融槓桿。

  (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