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监管正本清源/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赵亚蕊

  上周四(11月16日),中国银监会为规范银行股东行为、弥补监管短板,发布了《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徵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徵求意见。简评如下:

  《意见稿》是金融监管强化的落地细则。今年4月12日,银监会曾经发布《关于切实弥补监管短板提升监管效能的通知》,其中提到强化风险源头遏制,要加强股东准入监管、股东行为监管以及股权管理。在加强股东行为监管的规定中明确提出要严格关联交易管理,强化对股东授信的风险审查,防止套取银行资金。总体来看,《意见稿》是对银监会今年四月份“补短板”相关文件的进一步落实,延续了今年以来金融监管从严的基调。同时,该文件的出台也进一步体现了监管从严的趋势将会持续,未来将会有更多类似的包含具体监管指标和可操作性的监管细则出台落地。

  《意见稿》有助于规范社会资本入股银行行为。当前,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发展迅速,社会资本发起设立、参股或收购银行业金融机构的积极性不断提高。同时,对于部分商业银行尤其是未上市的中小型商业银行而言,在经营扩张加快、资本补充压力较大的形势下,为维持资本充足率达到监管标准,通过增资扩股进行资本补充也成为重要渠道。

  在这一过程中,一些可能带来风险的投资行为也随之发生。除了众所周知的资本大鳄任意举牌或控股银行的行为之外,以信託公司和房企为代表的众多社会资本入股小型商业银行的行为也值得关注。除此之外,房企入股银行的热度也在升温,包括万科、恒大等在内的数十家房企均有参股银行行为。

  事实上,社会资本入股银行行为除了获取投资收益还存在一定的融资需求,而众多通过股权控制进行融资的行为会对其他行业的资本产生潜在负面影响,不利于资金“脱虚向实”,有效服务实体经济。为有效规范这些行为,《意见稿》通过限制股东入股数量(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入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两家,或控制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一家)和持股比例(同一控制人控制的金融产品持有一家银行股权不得超过5%)的形式对获取银行股权行为统一纳入监管框架。

  笔者预计未来金融产品持股超过5%的部分及主要股东通过金融产品持股的部分,将会按照监管要求逐步退出,社会资本入股银行行为将会逐步收敛和规范,这也符合“完善监管框架”、“弥补监管短板”、“穿透式监管”的金融监管精神。

  警惕利益输送行为

  《意见稿》有助于化解潜在的金融风险。社会资本入股银行的目的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通过商业银行的高利润来提升企业自身的盈利能力;二是利用金融行业为企业主业服务进而促进企业主体的发展。而后者可能会涉及到关联机构间的利益输送问题,部分股东通过关联交易利用银行资金通过贷款、资管产品、股权质押、绕道债权等多种形式为自身进行资本运作。例如,信託公司对金融股权的主要投资决策因素之一便是自身业务的战略安排,通过参与股权的形式更有利于加强银信合作,开展通道业务、资产证券化、财富管理等多方面的业务。

  但实际上这种股东与银行间的关联交易,可能会为银行带来一定的潜在风险,尤其是当关联企业的资金链发生问题之后,会对银行的信贷资产质量产生一定影响。《意见稿》通过严控关联授信(商业银行对单个主体的授信馀额不得超过商业银行资本净额的10%,合计授信馀额不得超过商业银行资本净额的15%)、细化其他关联交易类型、明确关联交易原则等多方面措施,对这些潜在风险进行防范。

  笔者预计未来随着《意见稿》的正式出台和逐步实施,这些可能会对银行带来风险行为将会逐步得到规范。同时,商业银行在经营管理中也应当对这些问题高度重视,注重隐性关联信息识别,并建立相应的关联风险预警制度。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