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飞演讲的第一手资料/小 可

  在传媒界三十多年,也曾长期编教育版和校园版,对于新闻的第一手资料、第二手资料,以及校园内外的新闻採访,笔者感受良多。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兼香港特区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日前来港出席《基本法》研讨会,全港大约有三分之一,即约有五十间中学接受教育局邀请,向学生直播李飞演讲。有份直播的一间中学,校长多次接受传媒访问,不亢不卑,勇敢、耐心、详细地向公众解释对学生这种新学习模式的安排。他们珍惜直播,因为那是第一手资料,学生听了,翌日再听传媒新闻报道经过摘录的第二手资料,两相对比,在通识科和中史科老师的指导下,经过自己的思考,作出个人分析。这让笔者由衷佩服。社会上凡有大新闻,笔者也注重第一手原材料,从头至尾,之后再对比某些只有超短摘录且满有政治立场的报道,当中的新闻真相,便一目了然。学生能有这种机会,既学基本法,也学如何从不同来源的资料中看问题,训练独立的分析能力,对解决自身生活上的问题也有帮助。

  《基本法》原是中学生通识科的必学内容,有基本法权威专家演讲,求之不得。有非建制派中人说,学生的母语是粤语,李飞讲的是普通话,况且研讨会对象是有一定资歷的大人,中学生怎会听得懂?笔者看毕李飞整个约五十分钟的演讲,他谈及有国家宪法才有基本法,才有特区政府,请香港人问问自己的根和源,“两制”之上有“一国”,劝导港人爱国。这对学生当然也很有益。演讲中并没有太艰深的词彙和理论。上述中学让中三、中五和中六学生看直播,普通话早就在香港的中小学教授,中五中六学生,快考大学了,说年幼,也不太年幼吧。这些同学的水平如何,是否能吸收演讲内容,能吸收又吸收到多少,谁都没有该校校长和老师清楚,作为校外人,理应尊重他们的选择。况且,由通识科和中史科教师从旁指导,学生反覆讨论,又把问题写出来,学校将问题归纳交给教育局再转李飞,这个学习过程实在难得。

  自称民主派的非建制派人士,常常说要民主,要言论自由、收取信息自由,意即要听不同意见,不要偏听。也因此,来自官方、民间的信息都听,才够圆满,才兼收并蓄,没有偏听。

  今次直播,有学生勤做笔记,有记者就说是“知道有镜头对着嘛”;另一方面又说“有学生打瞌睡”。目的只是想造成“学生不愿意听讲”的扭曲观感。懂得在镜头前“扮做笔记”,却又不懂得在镜头前“扮精神抖擞”,听起来前后颇矛盾。这类记者总爱挑目标对象的“毛病”,以迎合他们的既定立场,把自以为是的“毛病”无限放大,像这类误导大众的事例,屡见不鲜。平时上课,学生中总有不同表现,有留心听课的,也有打瞌睡的,把这些放大,毫无意思。波谲云诡的政治生态中,连纯朴的学子也捲进去,很不应该。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