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政府优化楼市辣招

  祥益地产总裁 汪敦敬

  笔者对新特首林郑一直有信心,她或者不太熟悉地产,却精于行政,出色的行政者若遇上挫折是会自我修正的,出色的政治家是有勇气和具有爱民如子的初心的。

  笔者认为林郑特首的地产观是符合以上本质的,她在供应未有真正改善的机会前,主动释放置业阶梯,为何?这就是初心,她清晰知道“抑压楼价不等于多了人可以拥有物业”。现实中是相反的,根据团结香港基金最近发表的报告,香港人自置人士的比率是减少,由2004年的54.3%减少到2016年的50.4%。

  笔者也最欣赏她认为“若市民有机会置业,当他日经济有困难或者面临退休,也可以进行逆按揭等解决问题。”很对!谁人叫你买楼后中途卖出?所谓买楼的焦头烂额,或风险其实也是源于没有量力而为入市和人的贪念,既然量化引起冗长低息期,环球量化货币到了今天不单没有收敛且更日益严重,政府为何不顺水推舟?以大时代赋予的超平成本(息口),超高回报(楼价升值),去打造市民未来的退休安全网。如果楼价上升的原因不在香港,香港政府其实不可,亦不能逆转这时代巨轮。抑压市民买楼的结果是什么?是市民拥有物业的比率减低,即享受到财富的效应的人比率少了,贫富悬殊因此更严重,现在香港就是这处身此处境啊。

  在政治甚至政府行政的角度,更多市民拥有资产比楼价高低更重要。笔者支持楼市辣招短期实施,以应对海量资金涌入的现状,但若真有长期需要,则必须优化辣招。笔者当然欢迎政府近期表示正研究延长楼市辣招的换楼期限,更欢迎他们表示“正考虑是否需要有其他配套,协助市民在二手市场换楼/买楼。”我与不少学者的意见也一致:最简单快捷的是在按揭上将不需要的/过分的门槛拆墙松绑,用家及一换一的换楼人士不是辣招针对的目标,再用辣招困着他们是不公平,亦不智的,弊远多于利。

  吁放宽按揭门槛

  现在楼市辣招下的按揭制度,400万以下是最高借九成(包括按揭保险制度),400至600万是借八成,600万以上最多只可借六成,这种按揭引起的市场结构,令到购买力往下游聚焦,高首期亦阻止了换楼上游,措施抑压用家上车及换楼令到被抑压的社群不可以享受到财富效应。

  未来600万以下三房会被以上两股强劲购买力一扫而空,如果政府不改变按揭政策,即是当市场没有400万楼的时候,就等于市场取消了九成按揭保险计划了,又或者当全部600万三房单位被扫空之后,市场也没有多过六成的按揭(包括按揭保险制度)了。

  楼价升的责任一在环球量化货币,二在曾特首荒废开发土地,三在市民不支持梁特首开拓土地,绝不在林郑。但将来可以算上她头上的是市民置业比率,所以她的灼见也合乎政治的现实啊。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