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福利不嫌多/小 冰

  一个政府能否为民众办事,办多少事,民众能享多少福利,免费医疗囊括哪些范畴,义务教育到哪个阶段,公共设施怎么样,这些事的多与少,好与不好,是检视一个政府为民服务的度量衡。

  得州因石油和化工产业著称,经济发展好于其他州,是美国不收个人所得税的七个州之一。在休斯顿远郊一个叫Galveston的地方,附近有一海湾,海湾不远处有一个大型炼油厂,进出厂的油轮在海面上穿梭往来。进厂的,将原油送去加工;出厂的,将成品油送往各地销售。高吨位的油轮,体积硕大,气势磅礴,汽笛声雄浑。与油轮一起穿梭的,还有载客的渡轮,十五分钟一班,每班装载百来辆汽车和乘车的人。船隻各行其道,海湾忙忙碌碌。

  天亮时我们到达码头,恰逢一艘渡轮即将启航,排上队,不用等候,随车流而上,去海湾对面的Bolivar钓蓝海蟹。

  在得州,渡轮归交通局的公路系统管理。公路由政府买单,因此搭乘渡轮,就只当用一段公路,公路免费,渡轮也免费。用纳税人的钱为纳税人办事,“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原本是无可非议的事。

  我是一个多虑之人,身为游客,一个没税可交的外国游客,我琢磨在哪里买船票。许是被遗忘了?还是享错了福利?我犯疑地问小英:“我们在哪里买船票?”答曰:“渡轮免费,本州人免,外州人免,外国人也免。”

  新墨西哥湾的清晨,海风丝绸般地吹拂。蓝天与大海之间,有海鸥的叫声和扑翅声。海鸥成群结队,紧紧地追逐渡轮,一会儿在高空飞翔,一会儿朝甲板俯冲,一会儿又煽动翅膀扬长而去。牠们来来回回地往返,是向我们祈求食物?还是谄媚?还是单单享受生活?

  “鸟儿们被惯坏了,一见渡轮就来讨食。”小英话虽这么说,还是放下背包,取出事先准备好的麵包分给大家。我们把麵包撕碎,一次次地抛向空中,鸟儿们叫着、飞着、扑着翅膀过来抢食。猎物够多,鸟儿够勇,强者得食。有的眼疾手快,在同伴尚未反应过来时,就捕获一块;有的在麵包抛出后,还没形成弧形,就据为己有;我为那些笨鸟着急,牠们飞来飞去,半天捕不到一块。

  一隻海鸥落在了船艄,牠大大方方地走到我面前,一边啄食落在甲板上的麵包屑,一边欣赏同伴们的表演。牠偶尔斜我一眼,伸缩一下脖子,转动一下眼珠,又继续啄食,不把我们当回事。这里的人类和鸟类,简直没有尊卑之分。云端与大海之间,人鸟同乐。

  海鸥是海洋的象徵,是和平天使,无论是站着,还是飞翔,还是在船舷上排着队跳水,都是我镜头下的宠儿。海鸥是友好的,免费渡轮是令人赞赏的。到岸了,半个小时的渡轮,五个人和一部车,如果收费,该是多少?我在心里琢磨。

  关于福利那些事儿,香港怎么样呢?你是否知道,这里的高速公路是免费的;公立医院里一流的医生和医疗设备是基本免费的;郊野公园是不收门票的;海滩的泳场是随便进出的,而且,还有专业救生员为你免费执勤,有泳后的淡水洗浴供你随便使用,等等。

  生活在这个环境的人,时间久了,已经习惯了,样样事情来得自然,天经地义。今天这么掐指一算,倒也数落出一些好处来。公共福利,真是再多都不嫌。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