墀头:一座建筑的领结/李丹崖

  我多次流连在老子讲学的场所,也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道德中宫。在道德中宫的老祖殿山墙伸出部分,发现左右各有一块雕花精美的砖雕样建筑构件,大约一尺半的高度,上面分别雕刻着“天官送福”,“松鹤延年”等吉祥图案,雕工精美,每次去,我都要端详许久。

  遇见一位老人,称此为“马头”,我猜想,这一定是俗语,后来遇见学古建筑的一位先生,方知此物为“墀头”,又名“腿子”、“马头”。多位于凸出于山墙的两侧,承担着排水和阻水的作用,方知雨水潲湿山墙和边墙,后来,逐渐演化为装饰作用。

  后来,我到江南各地去旅游,见过有墀头的建筑不胜枚举,实因江南多雨,墀头在此,承担了阻水和装饰两种作用。江南的雨密密匝匝的飘落,把墀头洗得油亮油亮,举起相机拍照,有自带“美颜”的效果。

  这些凸出山墙的墀头,有的雕刻有“梅兰竹菊”等四君子图案,寓意主人品行高洁,有君子之风。建筑,多数情况下,也是被主人用来“託物言志”的主要承载物,就好比暴发户喜欢“大金链子”,文艺青年喜欢“棉麻服饰”,小资情调的女人爱侍弄“花花草草”,復古的女人爱穿旗袍……

  有的墀头雕刻着动物图案,比如,“麒麟送子”、“马上封侯”、“松鹤延年”、“狮子滚绣球”……还有一些,似乎是《山海经》里走出来的神兽,长着人脸,还有一双翅膀,也像是西方神话中的天使,或许有一些中西合璧的意思。也有的墀头上雕刻有“蝙蝠”、“元宝”、“葫芦”、“石榴”、“如意”等图案,代表着“多子多福”、“富贵如意”等吉祥寓意。

  还有的墀头上索性直接用汉字雕刻上“福禄寿喜”,倒是简洁明瞭,我总是觉得有些突兀,少了些谐音双关的意趣在里面,赤裸、直接,没有一些温婉的感觉,萝蔔青菜,各有所爱。

  在一些宗教场所,墀头被赋予了浓郁的宗教色彩,比如“莲花”、“宝剑”、“阴阳板”、“阴阳鱼”等,神秘端庄,且有文化特色,让人一眼望上去,就知道这不是一般的民宅或官宅。

  其实,建筑的样式不同,墀头也不尽相同。《清式营造则例》中阐释:“硬山墀头由下至上一般分为下碱、上身、稍子三个部分,庑殿、歇山、悬山等建筑则无稍子。”这些太过专业,非古建从业人员不懂,我们只需晓得,在穿衣搭配上,不同的衣服,配不同的配饰即可。

  “墀头”这个名字,单从字面意义上看,个中有个“犀”字,众所周知,犀牛的显著特徵中是犀牛角,有力的犀牛角凸出于头部,用以御敌。墀头,也像犀牛的角一样,凸出于山墙,只不过,不像犀牛角那样暴力,而是被赋予了美感,儒雅有致,耐人玩味。建筑也像是人,或端庄,或敦厚,或伟岸,或消瘦得站在那里,屋檐是它的髮髻或帽子,青砖是它的衣装,墀头就是它的领结,或者说,一座建筑“绅士”与否,关键看它的墀头。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