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开罗时间\陆小鹿

  这些年,每次旅行,我都喜欢在出发前看一些与目的地相关的电影。感觉电影就是最忠实的旅行指南,既能带给我美的视角,亦能激发出我的旅游激情。跟着电影去旅行,这也算是一种旅行方式吧。

  去埃及前,我一连看了好几部电影:《埃及艷后》、《英国病人》、《尼罗河上的惨案》……感觉创作手法比较新颖的是伍迪.艾伦的《开罗的紫玫瑰》,这部影片奉献了一个脑洞大开的艺术手法,和一则多年来令人着迷的古老传说:“法老把一朵涂了紫色的玫瑰花送给王后,据说她安眠的地方现在开满了紫色的玫瑰”。紫色的玫瑰,听起来又浪漫又神秘。于是,我怀揣着去开罗寻找紫玫瑰的美好愿望,登上了飞往卢克索的班机。虽然,最终,我在开罗没有找到紫玫瑰,但是寻找的过程丰盈了我整程的旅行心情。

  关于开罗,实际上我更喜欢的是另外一部片子─《Cairo Time》(开罗时间),记得影片里有个镜头是男主角站在一座桥上,此时背景音乐响起,充满异域风情的阿拉伯歌曲听得耳朵都要发酥了,情绪就被带动了起来。那首歌叫做《Ahwak》,我把这首歌下载到手机 里带去了埃及,在埃及睡不着的晚上就单曲循环它,虽然一句也听不懂,可是耳朵里灌满原汁原味的阿拉伯音符,让我误觉自己好像不是一个异国人。

  《开罗时间》里还有一个镜头我也记忆深刻─开罗街市的一家餐馆,灯光昏暗,烟雾缭绕,男人们聚在一起,聊天、读报、下棋、吸水烟……女主角朱丽叶贸然走进去,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为什么大家都盯着我看?”她疑惑地问。“因为这家餐馆只有男人才能进来。”男主角塔列克答道。

  来到开罗的次日清晨,我在酒店附近的街道散步,看到一家咖啡馆已经开门,于是便走了进去。那是清晨八点多钟,咖啡馆里已经坐了几个客人,清一色都是男人,有人在聊天,有人在读报,有人在下棋……当我从他们身边经过,他们齐刷刷抬起头盯着我看。这一幕似曾相识?我立刻想起了《开罗时间》里的镜头,难道这个咖啡馆也只是男人才能进来吗?难道我和朱丽叶遭遇到了同样的景况?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我表面故作镇定地在咖啡馆里走了一圈,发现咖啡馆里只有一间男用洗手间,毫无疑问这就是个只有男人才能进来的地方。

  因为去的那几天,开罗的治安状况不太好,我没敢在咖啡馆里逗留太久,偷拍了一张照片后就逃了出来。虽然我不是朱丽叶,那里也没有塔列克,可是这意外撞见的如同电影中的场景令我兴奋极了,这是我的开罗时间,刺激快乐的开罗时间。

  电影《开罗时间》里还有一组逆光镜头非常唯美。朱丽叶穿着曳地长裙,塔列克穿着西服,两个人面向金字塔的方向走去。他们越走越远,远方是巍峨的金字塔,背影、夕阳、金字塔,这组镜头看醉了我。为此,我特地为埃及之行准备了曳地长裙。当我来到埃及,站在心心念念的金字塔之前,我第一个要做的就是和金字塔、夕阳合照一张背影。虽然,我的男主角没有一道来埃及,但是这张有着夕阳金字塔和长裙长髮背影的照片已足以令我心花怒放,这是我的开罗时间,浪漫唯美的开罗时间。个中的喜悦,唯自己才有深刻的体会。旅行,说到底,就是为了愉悦自己啊。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