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邻居迷上中国餐\学勇

  图:火鸡是西方感恩节里必不可少的一道佳餚\资料图片

  昨天是美国的感恩节,每逢过节那天当晚,美国老百姓将阖家团聚,围坐在一起吃火鸡。上周末杰伊从美国发来邮件,说他已经准备停当,只等过节待客了。今年的家宴上,除了必不可少的火鸡,他打算以中式炒麵飨客,还照我炒麵时的样子演练了一回。不会切肉丝,他就将美式香肠切段,代替肉丝;调味品中少了葱、薑、蒜和芫荽,他就在炒麵时多放了些麻油。我问他味道如何,他说虽不及我炒的麵适口,可慰情聊胜于无。

  我和杰伊夫妇在美国做过多年邻居,那是在芝加哥西南方的瑞柏城,我们住在同一社区,两家相距不过五、六十米。因为都在芝加哥闹市区上班,我和杰伊经常在进城或回家的火车上相遇。最初见面也不过是互相打个招呼,慢慢就熟悉起来了。可能我们都感觉对方不错吧,下了火车便开始一起拼车回家,后来又开始互访。第一回是去了他家,行前我特意带上了炒麵的原料,因为早就听华侨前辈说过:洋人喜爱中式炒麵、炒饭。杰伊正巴不得我来露一手,他和妻子彭妮一边帮忙洗菜、刷锅,一边看我如何下厨。我信心满满,杰伊和彭妮尝过炒麵后赞不绝口。我告诉他们,锅底那层麵锅巴并不中看,却是精华,又香又脆。于是彭妮取来调羹,和杰伊一起刮锅巴。看他们既兴奋又专注那样儿,活像两个孩子;刮下来的麵锅巴被他们用手捧着,吃得精光!

  杰伊自此便迷上了中餐,几乎每月都要邀我聚会,我也乐得将茄汁大虾、红烧划水、三鲜水饺等依次做给他尝。他又专门去看李安执导的新片《饮食男女》,片中展现的中国厨艺令其惊嘆不已!杰伊夫妻俩有心,买来酱油、麻油、八角、五香粉等,认真学起了烹製中餐。他们还专门到唐人街,买了炒勺和一把很重的中式菜刀。有趣的是,尝过各种中式美食后,杰伊竟初衷不改,依然最爱炒麵,正是萝蔔白菜各有所爱。每逢我去他家,他都希望我多多炒麵,装满几大盘,供他和彭妮连吃几天。按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汉堡包才是美国佬最常吃的主食;杰伊虽爱炒麵,但总不会胜过汉堡包吧?我便逗他说:“炒麵和汉堡包二者当中,如果只可择其一伴你度过后半生,你会选择哪一个?”他沉吟了半晌,然后竟十分严肃地回答:“选炒麵!”不过,也并非凡炒麵他都喜欢,芝加哥唐人街的炒麵他就嫌太乾、太硬。除炒麵外,也另有其他中国美食令其醉心,却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有一次我做了上海锦江饭店配方的“红焖牛肉”,他尝后连声叫好,称其为“可与炒麵相媲美的佳餚”。

  杰伊来自中西部的堪萨斯州。一九九五年耶诞节,贝蒂和鲍勃─他的母亲和继父─计划从老家来芝加哥与其团聚;他找我商量,想请我帮忙做几道中国菜,款待两位老人。平安夜那天,我中午时分就到了他家,他和彭妮已经按我的要求备齐了食材和调料。照例是由我掌勺,他们俩打杂,所做的菜中有中式“酸辣土豆丝”,中西合璧“炖牛尾”,自然还少不了“红焖牛肉”和“炒麵”。

  下午三点多钟,贝蒂和鲍勃赶到了,一路驾车跑了八、九百公里。杰伊关切地问候他们是否累了、饿了。鲍勃微笑着回答:“别担心,我们刚刚在高速路边的‘汉堡王’用过午餐,还打了个盹哩!”浓眉大眼、膀大腰圆的鲍勃,使我想起了马特.考尔德─西部片《大江东去》中的男一号,只是鲍勃的年纪比马特要大不少,我猜他大概有六十岁了。大家正说着话,杰伊端了红焖牛肉请二老品尝。鲍勃尝过一块之后便不再言语,闷声坐到一边吃肉。待饭菜备齐,再看摆在他面前那盛肉的瓷盆,五磅多牛肉已被他吃去了一小半,我和杰伊只看得目瞪口呆!

  晚宴开始,其乐融融。贝蒂喜欢土豆丝那脆爽的口感,我便请她猜一猜食材。美国人的餐桌上总少不了土豆,但不外乎土豆泥、烤土豆、炸土豆片或土豆条那几样吃法,对于土豆丝他们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经我一再提示,虽然猜出了正确答案,贝蒂却将信将疑。糖醋藕片的作法也是他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而那经熬煮牛骨而製成的中式疙瘩汤,更让他们食指大动。鲍勃一连喝下好几碗,啧啧称赞道:“味道太好了!”

  杰伊和彭妮也给了我一个惊喜:他们端出一道预先准备好的“宫爆虾球”,虾肉嫩滑入味,还搭配了又甜又脆的荸荠。通常,“宫爆”类菜式中的辣椒经油炸后,颜色难免发黑,而这道“宫爆虾球”里的辣椒却鲜红鲜红,喜洋洋地不掺半点黑色。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杰伊和彭妮虽然是依菜谱而操作,但倘若不具独特见解,他们岂能完成这一项光鲜的创新?我心里不禁暗暗称奇。

  令人略感缺憾的是所馀食物不多。第二天杰夫和约翰──杰伊的两个叔叔到访时,深为自己来得太迟而惋惜。“他们把剩下的肉、麵和汤统统吃光,连盘子都舔了。”杰伊一脸无奈地对我说。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