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写信吗?/阮 阮

  书信往来似乎已经是一件与我们这个年代的人距离颇远的事了。偶然地收到了旅行中的母亲寄来的一封明信片,字迹清秀,话语简单却笔笔入心,剎那间不禁感慨万分。

  走进书房,想给母亲回信一封,匆匆一瞥,见到书架上的那一本《林徽因书信集》。本是买来当作散文随笔读读,放松心情用的,谁曾想,一读之下,却看到了不同于印象中和徐志摩故事中的林徽因。

  在战乱动盪的年代里,文人,留洋归来,不能上前线。心底里的印象是,他们也有大家族的庇佑,过得会好一些,安逸一些,至少不用像战乱亡魂一样丢了姓名。但是,文人,知识分子,思想是最鲜明,情感也是最脆弱的。读林徽因与徐志摩的信,读林徽因与沈从文、胡适的信,读出了文人心灵的煎熬。本以为那个时代的信件都是报平安的资讯,看到的是二千多字成篇的文章里,有生活的细节,也有思想的交流,更有学术领域的探讨。

  回想自己的人生,我也是曾写过信的,在中学时代,大学时代,写给朋友,写给恋人。触网之后,交流变得顺畅,便捨弃了邮寄写信给朋友,有的只是偶尔的寄一张贺卡。再到现在快递时代,平邮信件变成了影响效率的麻烦事。而今,要写信。每一封,写出来的是自己的生活点滴,写出的是自己的心情,也会写自己的心情波动。却不知道要写给谁,对谁说,倒是母亲偶尔愿意当一当我的笔友。

  若是信,只能写给自己,其实也是一种无趣。能遇到一个愿意写信的朋友是一种难得,还能懂得欣赏写信的美好,也是一种难得。

  偶发感想,码下字句,就想问问现代的都市男女们,你,还写信吗?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