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疗法/纯 上

  世上有种灵丹妙药,可以让我们更健康,更聪明,更富同情心,更愿意与他人以及世界交流。更妙的是,这种药不用花钱,也没有副作用。这种利己利他的秘方不是饮食,也不是运动,而是“自然”。

  美国得奖科普作家威廉姆斯(Florence Williams)在新著《自然疗法》(The Nature Fix)中浓墨重彩描绘了自然给人类健康带来的巨大好处。在树林里走十五分钟,就能大幅度降低压力激素可的松(cortisol)和血压。在绿地公园花上四十五分钟,绝大部分人的认知能力明显上升。接触自然还能提高女性的抗癌能力,治疗退伍军人在战争中留下的精神创伤,缓解儿童多动症等。

  在编撰此书的过程中,作者走访了亚洲、欧洲、美洲多地。从日本、韩国柏树林中帮助都市人减负的“森林浴”,到苏格兰青山绿水间治疗心理疾患的诊所,再到美国爱达荷州的激流,西佛吉尼州的群山,她走遍三大洲,尝试用最新科研成果探究自然如此神奇的原因。对自然的魔力,书中从不同的角度提出了解释:可能是常绿树分泌的香氛起到镇定神经与促进呼吸的作用,也许是自然界的水流、鸟鸣声让我们感到愉悦、警醒,也可能是自然风光潜在的不规则碎片状结构让眼睛暂获休息。总之,无论通过视觉、听觉还是嗅觉,接触自然能增加人脑中的阿尔法波,给人以甜美的休憩。

  不过,自然疗法的科学根据至今未有定论。科学家的假设基本有两种。一种说法是人从自然进化而来,接触自然能给人“回归祖居”的安全感。另一种说法则是因为人脑必须对接触到的资讯一一甄别、筛选,在资讯氾滥的当今,人脑中负责智性分析、执行任务的部分特别容易疲倦。沉浸于自然则给了我们白日做梦的机会,有助于启动人脑中更为本能、负责创意的部分。看夕阳,听下雨让我们产生一种“柔和的迷恋”(soft fascination),有助于人脑在放松状态中更好地发挥作用。

  我觉得此书最有意思的倒不在于以上神乎其神的描述,而在它勾勒出了人脱离自然后令人震惊的恶果。作者提到人的鼻子能辨别一兆不同的气味,尽管我们无法用语言一一清楚表达,而且嗅觉印象直通脑部最原始的部分,所以空气污染的杀伤力才那么大。二○○三年墨西哥城雾霾严重,不但引发大量肺部炎症,而且科学家还发现流浪狗的脑部也受到奇怪的损伤。还有,听觉比视觉更重要,动物进化过程中失去视觉的有之,失去听觉的却没有,人出生时听觉也比视觉更发达。所以,住得离公路越近,受到噪音干扰的机率越高,患自闭症、中风、认知衰退的比例也越高。

  尽管现有科学知识还无法对人类脱离自然的危害做出明确解释,事实是美国四分之一的中年女性服用抗忧郁症的药物,每十四个儿童中就有一个因为情感或行为失常接受药物治疗,比一九九四年上升了五倍。而且,美国人均每天查看手机 一百五十次,百分之七十的人带着手机入眠,青少年每月至少发送三千条短信。对手机、社交媒体上瘾显然更不利于健康。

  二○○八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世界城市人口首次超过农村人口,内地的城市人口在二○一四年首次超过总人口的一半。人类离自然越来越远,但作者仍保持乐观态度。她倡议,人类“服用”自然可参照美国食药监察局推荐的饮食金字塔。以每天接触近在咫尺的树木、鸟儿、宠物、盆栽植物为基础,每周去公园、水边休闲,每月争取上山、入林,循序渐进,尽可能全身心享受自然疗法带来的奇迹。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