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坪访秋/徐 可

  图:陕西黎坪景区秋意甚浓 资料图片

  十月下旬,北京秋意阑珊,已有点初冬的寒意,而黎坪的秋天却活泼泼的、热烈烈的。

  黎坪是陕西一处著名的景区,位于汉中市南郑县。说来惭愧,在这次去黎坪之前,我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最美的东西从来都不会张扬,也不需要张扬。天地不言语,它只兀自美丽着;你能否感受到它的美,全凭你的内心。人类自以为是这个地球的主人,其实对我们所处的世界又了解多少?有多少“大美不言”的人间仙境,在地球的某个角落里暗自美丽着而不为人所知?像黎坪这样一个绝美佳境,在大秦岭深处隐藏了千千万万年,直到二○○九年才羞答答地对世人露出真容。

  凡是初到黎坪者,印象最深的肯定是这里的树。那天傍晚时分,我们的车子刚刚进入山区,车上的同伴就不断发出惊呼:这里的植被真好啊!的确,放眼望去,山上山下,漫山遍野,密密麻麻的都是树啊!浓浓的秋意把树叶染成五颜六色,除了“层林尽染”,实在想不出更合适的词来形容它。当时天上下着毛毛细雨,远远近近的草木更显娇艷。说句实话,当时我的感觉是震惊,我没想到在北方有这么好的植被。

  我们的观感是对的。黎坪人告诉我们,景区雨水多,河流多,气候湿润,植被丰茂,草木葱茏,森林覆盖率高达百分之八十八点二,其中原始森林就有六十四万亩,近三万亩的巴山松佔全国巴山松总面积的百分之六十。巴山松是中国特有树种,国家二级保护植物,濒临灭绝的物种,有极高的科考价值和观赏价值。黎坪的植物品种非常丰富,堪称“植物博物馆”。二○一二年,黎坪景区聘请西北农业科技大学教授并组织相关技术人员,对景区内植物种类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调查,确定了树木科、属、种等八十八种珍稀树种,将其命名製牌。据调查统计,黎坪景区旅游线路分布有国家级珍稀濒危、重点保护植物八种,隶属于八科八属。其中,裸子植物二种,分别为秦岭冷杉、红豆杉。被子植物六种,分别为连香树、水青树、领春木、华榛、金钱槭、水曲柳。

  陕西是我所热爱的一个省份,虽然来的机会不多,可是我对她一直心存嚮往。我热爱的是她厚重的歷史文化积淀。西安的古城墙、大小雁塔、碑林,临潼的秦始皇陵、兵马俑,扶风的法门寺,黄陵的黄帝陵,以及地上地下那数也数不清的文物,都令我神往。因为这份热爱,近些年来我连带喜欢上了原本并不十分喜欢的陕西美食。在从咸阳机场去黎坪的路上,在高速公路休息区,我吃了两个肉夹馍、一碟凉皮充飢,那个美味让我至今都忘不了,也因此遭到正宗吃货们的鄙视。─但我得承认,我对她也一直心存偏见─在我的印象中,陕西乾旱缺水,土地贫瘠,黄沙漫天,植被稀疏,自然条件恶劣。所以,当我看到黎坪这么好的生态的时候,其惊讶程度可想而知!

  虽已深秋,可黎坪却细雨绵绵,彷彿江南的梅雨季节一般。我们在黎坪两天,雨水竟然淅淅沥沥没有停过,山石,树木,花草,农舍,全部笼罩在濛濛的烟雨中。雨中的山阴道上格外光滑,道路两侧长满了苔藓,连老树树干上也被青苔满满地覆盖住。大片的巴山松林冠整齐,树木参天,林海茫茫,松脂清香。雨水把树叶洗刷得乾乾净净,红的娇艷似火,绿的青翠欲滴,黄的明灿耀眼。雨水落在路边小沟里,汇成小小溪流,蜿蜿蜒蜒一路流去。天下河水都向东流,独独黎坪溪水向西流,所以这条小溪得名“西流河”。

  水随山赋形,山因水而活。纷纷飘飞的雨点、缓缓流淌的溪水、倾泻而下的瀑布,赋予了黎坪的秋天灵动之美。得益于雨水的滋润,黎坪的树木都苍翠茂盛,生机盎然,似乎不知冬之将至。有的挺拔而俊秀,有的婀娜而多姿,色彩斑斓的树叶让我们目不暇接。所有珍稀树种都挂有标誌牌,“连香树”、“灯台树”、“鹅耳枥”、“小果南烛”、“猫儿屎”、“千金榆”、“金钱槭”、“暖木”、“铁木”、“铁杉”……这些或俗或雅、或庄或谐、或直白或含蓄、或熟悉或陌生的名字,引起我极大的兴趣。孔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

  《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孔子的本意,是劝弟子读《诗》,这本身并不奇怪;奇怪的是,他列举的理由之一,竟然是读《诗》可以“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而且把“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与“事父”、“事君”这样的纲常伦理相提并论,这就有意思了。

  按我的理解,这体现了孔夫子对大自然的敬畏。多识鸟兽草木之名,方能了解自然、亲近自然、尊重自然、爱护自然;同时,在大自然的薰陶和感染下,人的心灵也会变得纯净、丰富而富于美感。大自然是人生最好的课堂,从中我们可以学到很多知识和人生哲理,可惜这一点往往被我们有意无意地忽略。黎坪的草木如此丰茂,品种如此多样,正是学习自然、了解自然极好的机会。我逐棵仔细阅读着标誌牌上的说明文字,并用手机 拍下照片存储资料,以至于一次次掉队落伍,一次次被同伴催促。

  诗人说:“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这首小诗因为饱含人生哲理而深受人们喜爱,然而总不免给人以凄美、惆怅之感。难道秋天就意味着凋落、死亡吗?来到黎坪,我得到了完全相反的答案。黎坪秋叶颜色丰富,碧绿、金黄、橙红、橘红、深红,交相辉映,形成了绚丽多彩的景观。它们美得热烈,美得绚烂,美得奔放,美得轰轰烈烈、蓬蓬勃勃。秋天本应是沉静的,而黎坪的秋则个性张扬,所有的花草树木都在拼命绽放,所有的生命都在尽情释放。如此旺盛的生命力,哪里有一丝死亡的阴影?

  黎坪的秋叶,飘落的姿态也优雅至极。在著名景点红尘峡,我们正在欣赏飞瀑碧潭、飞珠溅玉,忽见一大群蝴蝶自远方飞来,在峡谷间翩翩起舞,优雅动人。深秋时节,哪来的这么多蝴蝶?我正自疑惑间,有眼尖的同伴终于看出,哪里是什么蝴蝶呀,那明明就是落叶。奇特的是,它们并不像普通秋叶一样飘落而下,而是长久地在空中轻舞飞扬,如同蝴蝶振翅起舞一般,尽情展示它们的美丽。然后才缓缓落在地上、落在水面。五彩缤纷的树叶飘落在大地上,把大地点缀成巨幅画卷;飘盪在清澈的溪水中,溪水变成流动的画卷。落叶,那不是生命的枯萎,而是生命的另一种更灿烂的形态。

  自古以来,歷代文人咏秋多是悲凉之声。战国时代宋玉在《九辩》中就发出这样的哀嘆:“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这是一幅凛冽的悲秋图,读后让人心寒。宋代欧阳修在其著名的《秋声赋》里描写得更加凄凉:“盖夫秋之为状也:其色惨淡,烟霏云敛;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其气栗冽,砭人肌骨;其意萧条,山川寂寥。故其为声也,凄凄切切,呼号愤发。”寒来暑往,四季更替,本是自然界的规律;花开不喜,花谢不悲,这才是人生应有的达观与超然。所以,我喜欢王维面对秋天的怡然自得:“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我更欣赏刘禹锡的积极乐观:“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在黎坪访秋,我收穫了满满的喜悦。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