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元素/林中洋

  很多年以前,我还在上大学的时候,遇见的德国人往往说不到三句话,就会问:“您是从哪里来的?到德国多久了?还要呆多久?”后来的好些年里,没人再问我的去留问题了,但是却总有人把我当成“中国问题专家”,问我一些关于孔夫子、成龙李小龙、计划生育、三峡大坝之类的问题;还有的人主动提出来要吃我做的中国菜,我那时的厨艺真是天晓得,但却每次都会下足功夫,要做出中餐馆里吃不到的“真正的中国饭”来。

  再后来,除了在工作中,日常生活里没人再把我当“专家”,包括新认识的德国人,都好像没看见我的黑眼睛黑头髮黄皮肤,连“你从哪里来?”都不问了,甚至还有人对于我会说中文感到惊奇不已,这倒是省了我不少事情,我不用再有事没事地“答记者问”了,也不必再每次都做麻烦的中国饭招待客人,除了是很好的朋友或是有了什么特殊情况,比如今年年初的时候,我的生日正好碰上中国的大年三十,我想那就包饺子吧,但是又一想,我请的朋友都是德国人,她们从来还没见过饺子,这会包出什么来?于是就改成了包馄饨和春卷,至少不用擀皮,而且成功率百分之百。那一晚,我们大家一起动手,把一个中国年过得热热火火、宾主尽欢。

  不久前,我女儿说她今年的生日只准备请八个人,我正奇怪她这次怎么这么“谦虚”,她就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想你带着我们包饺子”!怪不得呢!她也知道做饺子麻烦,她自己到现在也没学会,却要让我带领一群德国孩子包饺子,那不是难为我嘛!

  但是想到她愿意强调突出她身上的中国元素,我又感到很高兴,就咬咬牙同意了。

  生日会那天,这些大姑娘小伙子高高兴兴地来了,他们很好奇也很兴奋,想快快知道这是什么中国好东西。我于是从和麵开始一步步地教他们,到底是大孩子了,他们学得很快,手也很巧,揉麵的时候大家轮番尝试,切菜的时候各有各的分工,擀皮是最难学的,但是每个人都做了努力;至于包,如果不计较外观,还算是比较容易,我只给他们示范了一个,其他的所有饺子都是他们自己包起来的。那天我们做了韭菜、白菜和西葫芦三种不同的馅儿,总共包了近两百个,可谓战果辉煌。尽管那些饺子大大小小,爷爷孙子都有;而且千姿百态、胖瘦不一,但是对于第一次包饺子的这些孩子们来说,这可是了不起的事情。那天我当然很累,然而,看见女儿开心的笑脸,特别是看见这些年轻人的脸上散发出来的喜悦与骄傲的光亮,我觉得所有的辛苦就是值得的了。

  第二天,好几个孩子的家长打电话过来,“质问”我为什么从来没在和他们聚会的时候带他们包过饺子?

  我笑了,说下回补上!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