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的惊喜/陆小鹿

  这些年,外出旅行,我基本放弃了星级宾馆,而是选择民宿而居,因民宿时能带给我惊喜,不同民宿体味到不同生活,这是千篇一律的星级宾馆无法媲美的。民宿的惊喜,就在于细节做得特别贴心、温暖,让我感受到家的氛围。

  春天去苏州,我宿在一间花房里,庭院里种满鲜花,古朴、宁静,小猫小狗优哉游哉。印象深刻的是,花房里有一个花间书苑,鲜花、沙发、钢琴、书橱……一应俱全,我的一颗宅女心被勾在了那里。那天我外出听过一场评弹后,就迫不及待回到了花房里,哪儿也不想去了。去书苑里挑了几本书,带回房间,房间提供免费的玫瑰花茶,泡上一壶,推开六扇半窗,临窗而坐,喝茶读书,阳光斜斜地洒进屋子,那一刻,我和幸福撞了个满怀。

  去南京时,我住在老门东的一家老宅子改造的民宿里。去之前,在网上浏览老宅图片,古城墙边,深巷小院,庭院、门廊、窗台、案头……四处鲜花盛开。当时只知老宅美,却不知,房间里还配有BOSE音响和CD,有几盘CD竟然是我喜欢的歌手作品。那是我第一次住进有音乐的酒店,庭院深深,叶绿花香,我挑了盘古琴CD,打开音响,空灵、清幽、蕴含天地无限深微的天籁之音在屋子里悠然迴盪,如诗似画,一颗心渐渐被音乐柔化,夜色温柔,久久难忘。

  北京,我对老胡同情有独钟。宿在胡同里,才能呼吸最生动的民间烟火,切身体会老北京的生活日常。初夏在北京住过一间小而美的四合院,绿植摇曳,树影斑驳,院子里露天摆放着桌椅,边上还停靠着一辆自行车。办理入住手续时,前台妹妹交给我一把钥匙和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开门密码。我放下行李,锁好门,骑着单车出去逛胡同,那时就有一种错觉,觉得自己彷彿不是外地人,而是北京当地人。逛了一圈,吃完饭,回到民宿,站在门口,输入开门密码,木门开启,当时真有回家的感觉。

  在大理,住过一间位于山上的民宿,不但免费送我去大理古城游览,当我深夜在大理大学电影院看完电影又免费派车接我回去。回到民宿已近午夜十一点,客气的送餐员送来晚安甜点:牛奶、紫薯蛋卷和肉松三文治,并告诉我,冰箱里的可乐、雪碧也可以免费喝。睡觉前,惊喜地发现枕边柜上还摆着Muji超声波香薰机,打开香薰机,在房间书柜里取了本书,躺在乾净的白床单上睡前夜读,一个恍惚,我这是在家里还是在大理?

  还是在大理,我还住过一家百年歷史的白族四合院。庭院里蕉竹相映,花木扶疏,让我惊喜的是它不但有自己的咖啡馆,还有自己的艺术馆。那几天,大理喜洲古镇一直下雨,我就索性宅在老宅里,听雨打芭蕉,看水滴屋檐,慢慢虚度好时光。下午,在房间里午睡一小会,然后去咖啡馆里读书、听乐、喝普洱茶。咖啡馆隔壁的艺术馆,是大理非遗传承手艺人集合仓,在那里,我看到了毛毡技、古法造纸和甲马技,拓宽了眼界。最惊喜的是,民宿里还有个迷你影院,每晚八时半都会播放电影,我在那里看了《布达佩斯大饭店》,一个人坐拥一间影院,完美的观影氛围,非常满足。

  旅行,并非一定要在路上,偶尔停下来,就在民宿里看看书,发发呆,听听音乐,体会一下慢生活,那实际上也是一种旅行,一种心的旅行。而一座好的民宿,不仅可以成为旅人的歇脚之地,它也可以成为旅人的心灵安放之所。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