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负暄之乐/梅 莉

  周末在家休息,起床晚,打开窗户,满室钻进冬日的暖阳,如钻石般闪着耀眼的光芒。光与影形成的抽象画风让我陶醉其中,乾脆坐在阳台的椅子上晒了会太阳。

  说起晒太阳,就会想起“负日之暄”这个故事,不禁莞尔。说的是古代宋国一个老翁,一生躬耕于垄亩,穷人一个,粗茶淡饭度日,粗布麻衣过冬,唯一的财富是晒太阳。晒着晒着,他时常感到很快乐,于是,灵机一动,“负日之暄,人莫知者,以献吾君,将有重赏。”──想将自己晒太阳的快乐作为妙法,献给君王,必会得到重赏。

  是嘲讽老翁见少识浅的意思吧,不知世间还有锦衣貂裘、豪宅宝马。可也许什么荣华富贵都享尽的君王,还真不知晒太阳之乐趣呢,重要的是他未必有那份闲适放松的心情啊。

  白居易就非常贊同老翁,他也觉得冬天的太阳是个无价之宝,其实本来就是啊。在《负冬日》中他如此写道:“杲杲冬日出,照我屋南隅。负暄闭目坐,和气生肌肤。初似饮醇醪,又如蛰者苏。外融百骸畅,中适一念无。旷然忘所在,心与虚空俱”。瞧,穷人晒太阳晒出了健康与快乐,诗人晒太阳晒出了哲学与禅意,放空自己的感觉可真是千金难买。

  在太阳杲杲的冬日,我必会晒被子。然后赶在日影移走之前,把晒了一天的被子铺上床,晚上睡觉会闻到阳光的味道,好闻的气味能促成一个好的睡眠。我记得母亲说过,千万别等太阳没有了再收被子,那样就感觉不到白天太阳晒过的温暖。

  像这样的冬日午后,我也坐在阳台上负暄。抬眼看见温暖的阳光洒在印花棉被面上,一朵朵花儿在阳光下像是復活了,低下头就能闻到香气。

  泡了一杯红茶暖暖胃,坐下来,打开笔记本电脑,想写些有关冬天的文字给心灵取暖。可是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如一方宁静的水域,鱼不跳,虾不蹦。冬日的暖阳隔着玻璃直射进来,只剩下低温的暖,可是在这低温暖长时间的包容中,人渐渐有了一种放松、懒散到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倦意。如同一隻飞行很久的鸟终于找到了栖身的枝,可以小憩片刻;又或者如一个才会走路的孩子走了很远的路,母亲终于肯抱他一下了。春去冬来,四季匆匆轮迴,转眼间,又是一年年底了,日历从厚厚的一叠又变成单薄的几张。这一年里,有多少人如秋天落叶般离开,又有多少鲜活的小生命哭着来这个世界报到?看着窗外的银杏树柠檬黄的扇形小叶一天比一天稀少,耳边想起古人的嘆息:觉人间,万事到头来,都摇落。纵使摇落,也是美的,不信,你看那落叶。

  下午的阳光渐渐西沉,无力而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如同母亲苍老的手。而居小城的母亲,她此刻在做什么呢?

  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听到她笑声朗朗地说,正和一帮老姐妹淘们在公园晒太阳聊天呢。好,真好,我们在同一片蓝天下负暄,享受着天地之灵,沐浴阳光之灿。这世界上,不论你是怎样富甲天下,还是穷得一无所有,在珍贵而无价的冬日暖阳面前,都一律众生平等。负暄之乐,人人可享。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