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的步行课/陆小鹿

  我是一个步行控,喜欢步行,最主要的原因是自由。散步兼赏风景,一路走,一路看,是我喜欢的移动方式。

  前些日子,去了一次杭州。在杭州的第一天,我步行了差不多有九个小时。是不是很长?好像也没有觉得特别累,所谓移步换景,眼睛忙着看都来不及,不知不觉几个小时就溜走了。步行的欢畅,在于不会错过美景,也可以随心取捨,那些车子无法深入的花园、小径、山路……只有双足可以抵达。

  说说我的杭州步行一日游路线,实际上就只涵括了两条环湖路,一条是北山街,一条是南山路。北山街,是杭州歷史文化街区,风景相当优美,一边是依山而造的一大群中西式近代老建筑,一边是秀丽如画的西子湖,山水温柔凝望,相得益彰。

  早九点的北山街,一派闲淡适意。晨跑的人,步行的人,骑着单车的人,全都不慌不忙。路过一家当地人开的小卖部,正对着西湖,一流的湖景房,虽然空间逼仄,还是叫人忍不住羡慕了。想起一部电影《看得见风景的房间》,视野里看得见风景的房子,不管做什么,哪怕就是呆在里面卖卖日用杂货,心情也是愉悦的。

  北山街的民国花园老别墅,建筑风格各有特色。位于北山街三十八号的抱青别墅就是其中之一。它早年是一间奢华的酒店,如今变成了杭州国画院美术馆。

  我去的那天,恰好在举办一场梅花主题的国画展,免费观看。看完近百幅画,留下印象的只是其中一幅,黑白的色调,洗练的用笔,简约的构图,寥寥数笔就渲染出深远的意境。这幅画名为:窗外一枝梅,寂寞独自开。三竖一横,四笔构成两扇窗,一枝梅花从窗外探入。没有繁杂的馀景,因为简单,反而值得回味。

  新新饭店是北山街地标式景点。名字听起来普通,其实歷史悠久。当年,胡适、徐志摩、李叔同、丰子恺,连日本作家谷崎润一郎、芥川龙之介……来杭州,都曾入住过这里。大厅古色古香,服务员穿着长袍,较好保留了民国初年的原貌。饭店咖啡吧有大片落地窗户,正对着西湖,景观极佳。点一杯桂花龙井歇歇脚,坐着喝茶看湖景。想起胡适和他的曹妹妹在这里你侬我侬留下“轻雾笼着,月光照着,我的心也跟着湖光微荡了”这样的情话,不禁感喟西湖的湖光山色真是太适合谈一场风花雪月的恋爱啊。

  南山路,被誉为杭州最文艺的一条路。G20峰会期间,在电视里看到南山路夜景,被一路流光溢彩的闪灯惊艷到了。所以,这次来杭州,就想来这条路上走一走。

  南山路也有一群别墅建筑,两层清水砖坡顶造型,不如北山街的别墅气派,但有它小而文艺的美。其实这样最好,每条路有每条路的特色,能保留住个性就是好。

  南山路二百一十号,是南山书店所在地。这家店四壁都是书,置身如此琳琅的书海,我决定在里面停一停,挑上几本书。步行一段时间后需要休整一下,最适宜的地方就是咖啡馆、书店或者餐厅。看中几本《氧气生活》,这本杂誌已经停刊,老版本五折售卖,如获至宝,买下五本。东西不论贵贱,合心意就是买对了。

  紧邻南山书店的是中国美术学院南山校区。这是一座没有围墙的大学校园。第一次走进美术院校,颇感新鲜和好奇。在书法系临摹室里看学生们练书法,画国画,深深感慨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任何一门特长背后都是无数遍的重复练习。会枯燥吗?我想如果不是被迫而是发自内心热爱并且沉浸,那就一定是幸福的享受。美院教学楼边上有一方池塘,坐在塘边休憩时,想起席勒说的“自然只是给了我们生命,艺术却使我们成了人。”假如时光可以倒流,真希望自己年少时就能多学些审美知识,早一些建设起自己的审美观,美学教育绝不是温饱后的教育,好的审美能主导起一个人的日常选择。你有怎样的审美,就会有怎样的人生。

  晚上,落座“西湖人家”,点了当地特色菜龙井虾仁、油焖春笋、西湖莼菜汤。留在南山路晚餐,只是为了想看一看南山路的夜景。

  夜幕渐渐四合,饭毕去南山路散个步,火树银花不夜天,彩灯在梧桐树上星点般闪烁,美极了,我忍不住给杭州的朋友发出几句话:“真羡慕你生活在杭州,这是一座适宜生活适宜步行的城,又文艺又悠闲……我虽只走过杭州一隅,但已领略到它的美好。”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