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些错,不必纠正\姚文冬

  十二月八日,是我的生日,我一直铭记在心,虽然,我一度认为,我的生日,是一个错误。

  按父母的说法,那天是阳历十二月八日,农历十一月十一。我一直这样认为。可是有一天我去查万年历,却惊讶地发现,那两个日子,在我出生的那一年并不重合,前后差了一天─显然是父母记错了。把儿子的生日都记错,这个错误太严重了。

  于是我向父亲质疑。父亲说:“十二月八日!没错,那个火红的八字,至今还印在我的脑子里呢。”

  母亲接着说:“农历十一月十一也没错,咱们小镇逢一为集日,那天就是集日。”

  两个日子都没错,难道是历法错了?历法会有错吗?从那以后,我困惑不解。

  等我长到十八岁,我想:一定要把生日的确切日期搞清楚,怎么能让一个错误的生日伴我终生呢?

  我让父母好好回忆一下,并说:“如果确实是十二月八日,那农历就是十一月初十;如果农历是对的,那阳历就该是十二月九日。总之,两个日子不可能是一天。”

  父亲斩钉截铁地说:“阳历错不了,我清楚地记得,当你一落地,我就在那个火红的八字下面写了一行字:今天,我有儿子了!”

  母亲笑着说:“日历上的字,我也记得。”

  可是,肯定了一个,就必须否定另一个,历法是科学,不可能模棱两可。“那么,农历十一月十一肯定是错了,那天应该是十一月初十。”我说。

  母亲一听就急了:“不是初十是十一,只有十一才可能是集日。那天,我想去看你病重的姥爷,可因为是集日,很多外村的亲戚来赶集,在你姥爷家吃饭。我一进院,看见人太多了,就没进屋子,心想改天再去吧,可是当晚就生了你。接着就做月子,不能出门,十几天后,你姥爷就去世了,我都没能见他最后一面。”

  母亲的泪流了下来,她哽咽着说:“这样的日子我能记错吗?如果那天不是集日,你姥爷家就不会来那么多人,我就能见你姥爷最后一面了。”

  看见母亲流泪了,父亲有些愠怒了,他瞪着我说:“你究竟想干什么?”父亲的话让我的心一颤,是啊,我想干什么呢?我想用所谓的科学,去怀疑、否定他们的记忆?他们的记忆是那么的温馨,又是那么心酸……哪一个更重要呢?

  从那天起,在我十八岁长大成人的时候,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在世上,有一些事情,明知是错的,但不必去纠正。

  不过,一年也只能过一个生日吧,总不能阳历、农历各过一次。从十八岁离家,我一直生活在外,选择了过阳历的生日,因为阳历的生日好记。只是,每到农历十一月十一这天,总会接到母亲的电话,她说,“冬啊,今天是你生日了呀。”我总是说,“我记得,妈,谢谢您惦记!”说这话时,总忍不住想流泪。多年来,我一直瞒着母亲,不告诉她我习惯了阳历生日。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