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美术学院之旅\陆小鹿

  图:罗中立美术馆的五颜六色外墙如涂鸦\资料图片

  我对美术学院的好奇,源于王澍先生的一本书──《造房子》。王澍先生是普利兹克建筑奖首位中国籍得主,在书中,他提到了他的建筑作品之一─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

  一直以来,出外旅游,我从来都没有把美院当作必游之地。看完这本书后,好奇心被撩拨起来。三月份,特地去杭州走访了国美象山校区。校园里移步即景,每幢楼都创意十足,像是免费参观了一个建筑大展,让我大开眼界,相见恨晚。记得王教授曾说,规划并建设美院校园,不仅是一个景观问题,还决定着知识与教育将来在一个什么样的人文世界中成长,决定着学生的世界观、艺术观、道德观将在一个什么样的人与自然的关系中养育,并最终影响、决定着我们所生存的这块土地的未来。

  初秋,去了一次山城重庆,到四川美术学院里走走便成为我心愿清单中的其中一项。四川美术学院是中国八大美院之一,于我来言,美院之行,既是一种文化朝拜,也是一种艺术薰陶。

  川美校园,山水相间,花草丛生,原生态自然景观,像一个天然植物园。因为是美院,自然就少不了艺术创意,带着猎奇的目光在美院里寻找艺术的闪光点,是我探访美院的乐趣之一。整个川美,我最喜欢的是罗中立美术馆。

  罗中立是著名油画家,早年任职川美院长,我最初知道他,是源于他的一幅写实主义油画─《父亲》。一个农民形象的父亲,沟壑般纵横深刻的皱纹,写满心酸的无奈,苦涩、苍凉、震撼的视觉效果,直抵人心,从此不忘。

  罗中立美术馆可以说是川美新校区的一块招牌,最有特色的是它的外墙面。五颜六色的外墙面远远望去形如涂鸦,走近一看,原来不是涂鸦,而是利用工厂废弃的瓷片,拼出了各色图案,有些能清晰地看出人物头像、树木、房屋……更多的则是一些抽象化的几何图形、线条。我站在这个废物利用的美术馆外面,心潮起伏。是的,我看不懂图案,但我的的确确感受到了美,那种强烈的绚烂的视觉冲击,令我按捺不住地心头一动。听说这个绿色环保的美术馆外墙的成本每平方米仅有九十元,由此可见,好东西并非一定是用钱砸出来的,如何用最少的投资最妙的创意做出最好的作品,值得每个艺术家去深思。

  从罗中立美术馆走出来,没多久就能看到一个广场,它是川美广场。在看到它的一瞬间,我在心里“哇”了一下。这个阶梯广场相当阔大,像一个圆形剧院,自下仰望,不规则造型的台阶错落有致,一层一层逐次递升。广场中央竖着把金色的大尺规,三三两两的学生、游客闲坐在台阶上休憩,画面非常具有艺术感。而更震撼的还在后面。当我拾阶而上,自上俯瞰,惊讶地发现整个广场变脸了!对,就像川剧中的变脸。每层台阶的背后,都用废弃的彩色瓷片镶了图案。因广场依山而建,地势渐高,从下往上只能看到一层层的弧形石头台阶,只有走上去,自上往下俯视,才能看到美丽的彩瓷图案。一座广场,两张面孔,不同的风格,不同的味道,真是天斧神工,创意无限,废弃的瓷片在川美得到了最大化利用。

  漫步川美校园,我还有一个小小发现,就是发现校园里瓦罐特别多。一路上我数了数,至少看到了上百隻瓦罐,有些在道路两侧的石头围栏里,有些在小河边,有些在弯弯的小桥下面……它们是废弃的罐子,不再履行一个瓦罐本身需要履行的装载东西的职责,可是你能说它们是没用的东西吗?不!在川美的校园里,艺术创意赋予瓦罐们新的生命,虽然瓦罐们沉默不语,但我分明感受到了一种沉默却不忧伤的诗意,它保守着艺术的魅力,那是一个只有你用心才能感受到的美妙世界。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