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场补选尽显“港独”亡也忽焉\方靖之

  反对派各阵营目前正就明年三月的补选磨拳擦掌。目前看来,除了港岛已决定由“香港众志”的周庭出选之外,新界东和九龙西都面临激烈的角逐。九西有原建筑界议员姚松炎、民协冯检基、民主党袁海文,新东则有新民主同盟范国威、工党郭永健,以及学联前常委张秀贤。

  反对派为了协调参选人,更将举行所谓初选机制,当中包括电话民调、实体票站及政治团体三部分,设计比补选投票更加复杂。在这个复杂的初选机制背后,反映出反对派各党派利益难以调和,任何一个都未能得到各阵营的认同,才要採取费时失事、浪费资源的初选机制。这样的初选机制,就算最终产生出一名候选人,也难以服众,亦难以得到各党派尽心尽力支持。

  “港独”已失去政治能量

  值得留意的是,在反对派初选的参选人中,没有一名“港独派”,“香港众志”、张秀贤以至范国威等都鼓吹所谓“自决”,属于“暗独”的一种,但始终没有明目张胆主张“港独”。其他“港独派”组织如“本土民主前线”“香港民族党”“青年新政”等都没有派人出选,游蕙祯甚至连推荐其他社运人士出选都不敢,怕会成为“死亡之吻”云云,反映“港独派”在这次补选中将会缺席。

  但讽刺的是,“港独派”的冒起,正正是源于补选。上次新东补选,“本土民主前线”的梁天琦平取得六万多票,得票率逾一成五,令“港独派”开始走入大众视野。在之后的立法会选举中,多名“港独派”“本土派”亦成功当选,俨然成为政坛一股新势力。当其时,“港独派”踌躇满志,要取传统反对派而代之,一副目空一切高高在上的样子。

  但不过年多时间,“港独派”却成了过街老鼠,四处乱窜,到现在甚至连一个补选代表也派不出来。“青年新政”梁游固然是无法参选,但其他“港独派”头面人物呢?为什么都不敢出来参选,甚至连支持其他人参选都做不到?原因很简单,“港独派”已经失去了政治能量,在香港社会无处容身,两场补选正正反映“港独派”亡也忽焉的结局。

  “港独派”没有派人参选这次补选,一方面固然是知道根本不可能“入闸”,人大释法明确“港独”分子不可能进入议会,立法会确认书足可将所有“港独”分子拒诸门外,“港独”违法,“港独”分子妄想进入建制,不过是痴人说梦。

  更重要的是,“港独派”在香港社会的叫座力江河日下。当年梁天琦等“港独”头目冒起,主要是利用两地的一些摩擦来大做文章,以所谓“本土”路线蒙骗市民。结果一场旺角暴乱就暴露梁天琦等人的真面目,而“青政”梁游在立法会宣誓一役,被法庭取消议席,不但失去了丰厚薪津,更暴露出其“港独”真面目,在社会成为众矢之的。“港独”在香港社会不但没有生存空间,更加没有市场,正正是其主张不得人心所致。

  “港独”溃败警示反对派

  “港独派”走向绝路,连带其头目人物也各散东西,日前有报道就揭发“港独”组织头目、“本土民主前线”召集人黄台仰涉嫌弃保潜逃,警方亦证实高院已于11月22日向他发出拘捕令,正式展开通缉。但有“本民前”成员对此事懵然不知,被蒙在鼓里。同时,各“港独”组织头目均“潜水”,更下达“封口令”。据悉黄台仰目前正身在英国。显然,黄台仰是有预谋地弃保僭逃,原因是要逃避刑责。多名旺角暴乱的参与者经法庭定罪已被判囚,严重者判监逾四年,黄台仰、梁天琦作为始作俑者,旺暴的组织者,肯定是罪加一等。黄台仰弃保潜逃,就是怕承担牢狱之灾,尽显这些“港独”分子的无耻、无承担。

  黄台仰的弃保潜逃,是在秘密情况下进行,不少“港独派”事前都不知情,直到他被法庭发出通缉令后,才知道平日称兄道弟的“港独盟友”,已经离弃了他们。黄台仰的潜逃除了是自知罪责深重,不想坐牢之外,更说明“港独派”已犹如过街老鼠,失去了民意的支持,还要面对沉重的刑责,在社会上无处容身,只能逃走了事。“港独”头目人物为了保住自己,不惜瞒骗盟友固然反映其人格自私卑劣,亦说明“港独派”正在狗急跳墙,分崩离析。现在不要说补选,能够保住自身已是万幸。“港独派”不参与明年补选,正是其兵败如山倒的最佳体现。

  “港独派”的溃败,对反对派也是一个警示,不要为了一时的政治利益而与“港独派”重修旧好,连成一气,结果只会令反对派处于进退维谷的境地。同时,“港独”虽然退潮,但“明独”易挡,“暗独”难防,面对以本土之名行“暗独”之实的组织,面对“港独”势力将魔爪伸向校园的新形势,打击“港独”依然不能松懈,依然要做到零客忍、零死角。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