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先于法治是害人陷阱\萧平

  日前,一群号称“反威权”的人纠合了一场集会。当他们喊出“没有民主,哪有法治”的口号时,瞬间暴露出这帮所谓的“民主派”对民主政治的无知。他们挖下诱骗的陷阱,欲置香港于万劫不復。

  法治是民主的保障,有序的民主本身就拥有法治的内涵。如果一定要分先后,那一定要先有法治,才有民主。

  日裔美籍政治学家福山二十多年前曾因抛出“歷史终结论”红极一时。他所推崇的西方自由民主制,在苏联解体的映衬下,一时风光无限,登峰造极。可二十多年后,福山发现,歷史并未终结,民主制在天鹅绒和茉莉花的粉饰下,把阿拉伯世界搅得乱七八糟,欧美那些提供民主样板的国家也陷入“否决政治”的泥潭。愕然之下,福山从狂热回归冷静,写了一部厚厚的《政治秩序的起源》。

  在这本书里,福山以两千多年歷史回溯的宏大叙事,阐述了政治发展的内在逻辑。他认为政治秩序有三个元素:政府效能、法治和民主。政府是公共资源的提供者,政府失效,百姓无法安居乐业。法治是社会秩序的规范,法治缺乏,社会就是一盘散沙。民主的核心是问责,是监督政府按人民意志行事,而非简单的一人一票。

  福山深刻反思的成果,是给出了政治发展的逻辑顺序。首先必须让政府能做事,其次是自上而下建立起法治体系,最后才是在法治的规范下,实现民主问责和民众参与。这个“政治秩序”是不能颠倒的,否则民主就是民粹,就是脱繮的野马,社会失序就在所难免。“文革”的大民主、西亚北非之乱,都是梦魇般的可怕例证。

  一旦回归民主发展的自身逻辑,“反威权”以民主冲击法治的险恶用心就藏不住了,还能骗得了人吗?

  本文的英文原文于同日刊登于《中国日报香港版》评论版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