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智库的机遇与挑战\尹树广

  智库外交正成为重要的国际现象,其研究成果在各国和地区政府制订公共政策中的作用越来越大。这是笔者12月1日参加上海社科院主办的2017年上海全球智库论坛得出的主要结论,该论坛的主题是“智库建设:全球视野与中国方案──新起点、新阶段、新未来”。香港智库该怎么办?这是一个问题。

  传统智库面临严峻挑战

  智库外交受到各国普遍重视,已成为重要国际现象。尽管论坛讲者的观点和角度各有侧重,但共同结论却是:近年来各国智库的崛起已成不争事实,其充当政府与公众间桥樑的媒介作用越来越强,对各国制订内外政策的影响越来越重。如美国兰德公司、传统基金会等二战后崛起的智库,仍对美国外交安全政策的制订发挥着重要影响力。

  上海市政协副主席王荣华指出,近年中国智库飞速发展,对政府和公众的影响越来越大,如在中国首批25家重点智库中,仅为中共十九大文件的起草就提供了65篇研究报告。上海社科院共提供了5篇,对中国当今社会主要矛盾的确定和分析的论点得到了採纳。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说,中共十九大标誌着中国进入新时代,这要求中国建设一流水平的现代新型智库;“一带一路”倡议标誌着经济全球化旗手的转换,中国已取代美国成为全球化旗手,剑桥大学成立了“一带一路”研究中心,牛津大学举办了“一带一路”高峰论坛。

  自媒体崛起以来,给传统智库发展带来严峻挑战,智库面临发展创新。

  有代表指出,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倡导的学术性、学理性和中立性等传统标准正受到冲击,智库发展面临创新。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亚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兼主任弗朗西斯.尼古拉斯指出,在过去几年中,随着社交媒体崛起和新行为主体的出现,包括假新闻和另类事实构成了新现实,世界变得越来越复杂并充满不确定性。鉴此,智库的作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同时,由于智库数量激增和其他机构的竞争,智库的运作背景愈来愈具挑战性。在国际关系领域,寻求基于确凿事实的研究和沟通之间的平衡,是智库面临的一大挑战。

  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政治科学系教授兼主任唐纳德.艾贝尔森说,近年来加拿大和英美等国的数家智库,有将政治宣传置于政策研究之上的倾向,这引起学术界和政治评论界的担忧。各国应对智库应妥善管理,以保持各类项目活力不会损害自身对主要政策问题的话语塑造能力。

  积极参与内地和国际项目

  香港智库的机遇与挑战并存,亟需优化质量,回归思想库本源。

  作为“一国两制”条件下的独立经济体,香港的智库发展也受到国际智库界的重视。此次论坛发布的由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Lauder学会“智库与公民社会项目组”推出的《2016年全球智库报告》,在表格9“中国、印度、日本和韩国的顶级智库”TOP90排名中,团结香港基金、香港政策研究所和香港经济研究所分别名列第60位、第77位和第86位。对人口仅700多万的香港而言,有三家智库入选TOP90实属不易,说明香港智库在“一国两制”、民生和区域经济等研究领域具有独特优势。

  有与会者建议,香港智库应积极参与到国际智库合作中,要解决智库发展中存在的泛社团化、缺乏政府重视和资金支持、大资本驱动下的知库异化和利益代言、思想库职能含混不清、对政府公共政策难以形成影响、缺乏社会认知等不足。他们还建议,香港可发挥国际金融中心、国际专业人才汇聚等优势,抓住“一带一路”和粤港澳大湾区歷史机遇,积极参与到与内地和国际智库的共同项目研究之中,继续在“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等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上作出贡献。

   中俄战略协作高端智库理事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