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昌冬奥遭禁 俄蒙羞誓抵制

  图:二〇一一年的普京(右)与时任俄体育部长穆特科\资料图片

  【大公报讯】综合美联社、法新社、新华社报道:国际奥委会执委会5日决定,因俄罗斯“系统性操纵反兴奋剂工作”,禁止俄代表团参加2018年平昌冬奥会,但符合条件的俄运动员仍可在“严格的条件下”,获邀以“奥林匹克运动员”名义参赛,任何仪式不会出现俄国旗和国歌。俄罗斯民间出现抵制冬奥会的声音,俄总统普京6日表示,该国不会宣布抵制奥运,不会干预运动员的比赛意愿。

  国际奥委会执委会经讨论,接受了由瑞士原联邦主席施密德负责的委员会做出的《施密德报告》。报告证实,俄运动员参与精心策划的禁药作弊计划,2014年索契冬奥期间最为严重,当时俄利用主办国之便,偷换禁药样本,避过检查。国际奥委会即刻暂停俄奥委会的资格,而合资格获邀参赛的俄运动员将被冠以“来自俄罗斯的奥林匹克运动员”称谓,仪式上将升奥林匹克会旗,奏奥林匹克会歌。

  俄体育部官员被禁止出席平昌冬奥会。涉及用药丑闻的俄副总理、前体育部长穆特科和前副部长纳戈尔内赫终身不得参加奥运会。

  此次裁决是国际奥委会对禁药作弊者祭出的最严厉制裁。一些国家过去曾被禁止参加奥运,例如种族隔离时期的南非,但还没有国家因使用禁药而被禁止参赛。

  奥委会:希望丑闻画上句号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表示,俄运动员系统性使用兴奋剂是对奥林匹克运动精神“史无前例的破坏”,他希望禁赛制裁能给这一丑闻画上句号,并成为有效的反兴奋剂斗争的“催化剂”。

  韩国平昌冬奥会正在朝鲜核武测试的阴影下筹备,售票情况本就不佳,禁赛的决定又提升俄抵制冬奥的可能性。平昌冬奥会主办委员会表示,此次裁决让主办单位“措手不及”,他们倾向俄选手携本国旗帜参赛,但也接受国际奥委会允许受邀的俄运动员以中立身份参赛,作为“次佳”选项。

  俄电视台抵制直播赛事

  俄总统普京10月曾表示,实施全面禁令与让俄在中立旗帜下参赛,“对俄而言都是一种侮辱”。

  普京的发言人佩斯科夫6日表示,克里姆林宫需要认真审视国际奥委会的决定,“我们需要把情绪先放在一边。”至于被取消参加奥运资格的俄官员是否会被解职或受惩,佩斯科夫说,目前最重要的事项是保护我们的运动员的利益。

  国际奥委会的决定在俄引起反弹,俄国家电视台表示,如果没有国家代表队,届时将不播放赛事。俄下议院副议长托尔斯泰说,禁令是对俄的羞辱,俄应该全国抵制奥运。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卡洛娃说,一些国家本想在政治和经济上孤立俄罗斯,失败之后转向了体育方面。她在Facebook上说:“伤人吗?非常。我们熬得过去吗?当然。”

  不过,俄冰上曲棍球星科瓦利丘克就鼓励清白的运动员一定要参加冬奥,“我们完全了解这项决定只是关乎政治。”“不过,如果运动员参赛,就可让国家团结起来。”

  此次裁决被认为是为“乾净”的运动员出了一口气,但有分析说,对于曾因对手服药影响自己成绩的无辜选手来说,任何做法都无法弥补他们当时失去的荣誉。另一边,俄运动员若不满禁令而全体退赛,试想一场失去了一个体育大国参与的奥运会,对观众的吸引力必将大减。此次禁药大风波,其实并无赢家。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