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遭禁赛关键事证

  ●国际奥委会纪律委员会证实,俄罗斯官方建立了一个制度,使俄一间实验室得以例行地将阳性药检结果改为阴性,2014年索契冬奥期间也不例外。

  ●2008年和2012年奥运,34名俄运动员在药物覆检时测出阳性反应,证实了俄“广泛使用禁药,长期影响各项目比赛成绩”的文化。

  ●俄案例与前东德运动员大规模用药状况有相似之处,但亦有不同。

  ●有人收取费用,以隐瞒药检阳性反应的指控,这鼓励了运动员使用禁药。

  ●约2011年到2012年之前,运动员必须自行购买禁药或花钱掩盖个人药检结果,后来才演变为由国家出资操控药检结果。

  ●俄作弊制度与反禁药科技一同“进步”,从通报作假,升级为假造生物证据,最后是篡改药检样本。

  ●俄体育部管辖之下的几个不同单位都没有遵守世界反兴奋剂组织规定。

  ●调查报告未提及俄奥委会是否参与造假,但其“必须要为违反法律与合约义务负法律责任”。

来源:路透社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