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林认罪、“通俄门”与美国政治新常态\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博士 张腾军

12月1日,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就其在与俄罗斯外交官接触一事上向联邦调查局做虚假陈述认罪,成为“通俄门”调查迄今为止第四名被起诉者。2016年底,弗林曾至少两次与时任俄驻美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私下接触,就美俄关系及联合国议题与俄进行交涉。此举后经曝光,弗林于2017年2月辞职,成为美国歷史上最“短命”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弗林认罪意味着什么

  在弗林认罪之前,曾任特朗普竞选经理的马纳福特及其生意伙伴盖茨和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外交政策顾问帕帕多普洛斯均受到“通俄门”起诉,其中帕帕多普洛斯也因向联邦调查局作伪证而认罪。但此三人均未进入特朗普政府任职,与弗林有显著差别。

  作为特朗普竞选、过渡阶段及上台初期备受器重的高级顾问,弗林一直是特朗普外交国安团队的核心成员。然而,曾担任美国国防情报局局长的弗林,却在敏感的美俄关系上栽了跟头,不仅当着联邦调查局的面撒谎,就连副总统彭斯都被蒙在鼓里。弗林的认罪同样将矛头直指特朗普核心圈,特朗普虽仍可自证清白,但已难为团队“通俄”之嫌完全开脱。从这个意义上说,弗林认罪的象徵意义远大于现实影响。

  “通俄门”会走多远

  自5月上任以来,特别检察官穆勒逐渐掌握“通俄门”调查的实质权力,有条不紊地提出“涉案”名单。特朗普对此十分不满,不仅迁怒于塞申斯及其执掌的司法部,抨击联邦调查局声誉扫地,还传出试图将穆勒解职以单方面终止调查的消息,在亲信幕僚的力劝下才作罢。

  弗林认罪之后,美国媒体最大的疑问是:下一个是谁?如果说弗林被起诉只是核心圈危机的前奏,那么下一个关键人士就显得尤为重要。目前的猜测多指向特朗普的女婿兼高级顾问库什纳。若其被证明与弗林接触俄方有染,那么核心团队的“通俄”指控即能得到坐实。自2月辞职后,弗林被起诉一直在外界预期之中,因此这次调查顶多算是一个阶段性成绩,远未达到令政敌满意的程度。从当前情势上看,“通俄门”调查还将继续,而且不排除更加深入,具体取决于调查的进展及穆勒的决心。  目前来说,穆勒未就特朗普本人是否“通俄”展开调查,特朗普的总统职位仍然安全。但如果核心团队成员接连出事,那么特朗普作为主要领导难辞其咎,将更难撇清干系。“通俄门”仍将继续成为特朗普执政的话题焦点与麻烦。

  政治危机将长期存在

  特朗普上任以来,内外交困,问题层出不穷,其中“通俄门”成为影响其执政的持续性危机。自事件爆发之初,便有许多观点认为特朗普很难做满四年,被弹劾下台只是时间问题。然而,当特朗普以挑战政治正确的方式赢得大选,即表明外界对美国政治的常识性理解已然失效,至少它难以解释特朗普时代的美国。对前任政府可能是棘手的危机,不一定能在特朗普身上奏效。例如最近席捲美国政坛、文艺界和新闻界的一系列性丑闻,深陷与14岁少女发生性关系指控的亚拉巴马州参议员候选人摩尔,在各界要求退选的巨大压力下坚持不退,并得到了特朗普的力挺,目前民调依旧领先。

  理解特朗普时代的行为逻辑,恐怕首先要把那些匪夷所思的见闻抛到一旁,视之为特朗普治下的“正常”现象。作为特朗普上台后的第一个重大政治危机,“通俄门”可能长期持续,也可能随着时间推移而不了了之。但即使没有“通俄门”,也会有其他事件。特朗普的从商生涯即是与危机共生,敢于冒险的风格说明其不畏惧任何危机,笃信富贵险中求。在特朗普的想像中,也许政坛比商界还要容易些,毕竟在本党“抱团取暖”的情况下,无论政绩声望如何,四年任期内他至少不会面临破产清算的下场。“虚假”媒体的偏见与民主党的政治迫害,是特朗普用以抵御任何政治危机的万能手段。因此,特朗普任内的政治危机,虽将长期存在,很可能对其执政产生不了颠覆性的影响。如同歷届总统一样,特朗普的行为根源仍然是选举。只要守住2016年胜选的基本盘,再在第一个四年内有所建树,连任也并非侈谈。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