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鲁迅游绍兴\陆小鹿

  图:鲁迅故里的三味书屋\网络图片

  去绍兴,自然联想到鲁迅,因为鲁迅的故乡便是绍兴。去绍兴前,我又重读了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故乡》、《孔乙己》……跟着先生的作品逛绍兴,去感受文学里的绍兴,这是我能想到的游览绍兴最好的方式。

  第一站,来到鲁迅故里的三味书屋,我想寻找一块匾和一幅松鹿图。鲁迅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提到他第一天去书屋上课,看到书房中间挂着一块写有“三味书屋”的匾,匾下面是一幅画,画着一隻肥大的梅花鹿伏在古树下,于是他们便对着那匾和鹿行礼。第一次算是拜孔子,第二次算是拜老师。

  来到书屋,发现里面傢具很少,只看到一张八仙大桌,桌子后面的厅壁上,挂着的正是松鹿图,棕色色系,梅花鹿身上的斑点清晰可见。在图的上方,悬挂着一块匾,匾上写着的正是“三味书屋”四个大字。何为“三味”?它有什么具体含义吗?现场看过景点註释牌,我才知三味是指:“读经味如稻粱,读史味如餚馔,诸子百家味如醯醢(醯醢的意思是醋、肉酱)”。

  当年,十二岁的鲁迅被父亲送到这所全城最严厉的书塾求学。有一天,他因为一大早去给父亲抓药,结果上课迟到,被老师批评了,后来,小鲁迅就在书桌的右上角用小刀刻了个“早”字,从此再也没有迟到过。这张刻有“早”字的书桌也是我想寻找的。它在哪里呢?在书房的东北角,我找到了这张木头书桌,而这个位置,正是当年鲁迅书桌摆放的位置。

  离开三味书屋,去往第二站:百草园,那是鲁迅故居后面的一个园子。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可以看到百草园真是热闹极了,既有皂荚树、桑葚、何首乌、覆盆子这样的植物,也有鸣蝉、黄蜂、云雀、油蛉、斑蝥这样的小动物,简直就是个微型植物动物园。我还记得中学读这篇文时,就对百草园充满了嚮往,哪个孩子不喜欢这样富有生活情趣的乐园呢?

  百草园佔地大约有两千多平方米,菜畦碧绿,树木高大。站在秋阳下的百草园里,我想起了鲁迅笔下的冬天的百草园。冬天下雪了,小鲁迅最喜欢的是用竹筛捕鸟,这个方法他是跟闰土的父亲学的。在《故乡》里,鲁迅形容闰土为项带银圈,手捏钢叉的刺猹少年。当年,鲁迅是在故居的厨房里初识了这个头戴一顶小毡帽,颈上套一个明晃晃的银项圈的少年伙伴。闰土的形象非常深入人心,许多年过去了,我也没有忘记这个人物。

  那么,鲁迅故居的厨房在哪里呢?这是我想寻找的第三站。鲁迅当年家底丰厚,故居房间众多,循着介绍的牌子,我找到了厨房,一个灶台,两个大水缸,厨房里旧物不多。夕阳从窗户里洒进来,我想像着一个多世纪前,两个孩子在此屋里相识的情形,当初的小鲁迅一定没有想过,若干年后他们重逢时,他变成了闰土眼中的“老爷”,他们再也回不去互道哥弟、无拘无束玩耍的少年时光了,他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这是多么令人伤感而倍感无奈。这样的隔阂,不单是鲁迅和闰土,我们身边不也有很多如此的隔膜吗?时代变迁了一百年,很多人生的境况依然如文学作品中呈现的那样,并没有多少差异,人生若只如初见,是一代又一代人的共同心愿。

  由闰土我又想到了可悲的孔乙己。孔乙己是鲁迅同名小说《孔乙己》里的主人公,这也是一个可笑亦可悲的底层人物形象。他是没有考上秀才的读书人,迂腐、满嘴之乎者也,爱读书、爱喝酒,他常去鲁镇的咸亨酒店要两碗酒,外加一碟茴香豆。有时赊酒喝,过后也会把钱补上,从不拖欠。只有最后一次,他欠了酒店十九钱后,再也没有出现,也许是死了。鲁迅先生的笔力厉害就厉害在,人物刻画相当鲜明有个性,虽然孔乙己只是虚拟世界中的人物,但其形象非常深入人心,已然成为咸亨酒店的代言人,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几乎都沖着孔乙己来咸亨酒店晚餐。

  我当然也不例外,从鲁迅故居信步来到咸亨酒店,只见酒店门口竖着一块牌子,上写:“孔乙己,欠十九钱,三月六日。”我平日滴酒不沾,但来到咸亨酒店,也不免学起孔乙己,点了一碟茴香豆,一碗太雕酒,再点了其他两隻菜,和陌生游客共用一张八仙大桌,享用这极具绍兴特色的风味晚餐。吃饭间得知,来自天津的邻座陌生游客,也是奔着鲁迅而来,不禁莞尔,天南地北地聊几句,喝完酒,吃完饭,互道再见,也不必留下联络方式,我们都是来呼吸下绍兴的文学气息,如此,便已足矣。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