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对“英式中文”的诊断/萧雪桦

  余光中前天在台湾去世,相信华文世界传媒都发布了消息,并都会冠之以“诗人”头衔。余光中其实一手写诗、一手为文,为文写的是散文和评论。他的诗固然耐于咀嚼,而文章一样值得好好品味。若要提高中文写作水平,应细读他关于诗和文的评论。

  昨夜读到他的《怎样改进英式中文?—论中文的常态与变态》一文,文章一九八七年发表在香港《明报月刊》上,长一万一千多字。虽然有点睏,还是一口气读完了。

  我先前没有读过这篇文章,但对当中的见解甚有共鸣,有些还曾经对以前的同事作过告诫。香港的“港式中文”很大程度上是“英式中文”,这样的中文充斥传媒,从印刷传媒到电子传媒,很多毛病是记者笔下惯见的。耳濡目染之下,香港人下笔,会不自觉写出来同样的句子,我有时亦难免。读了余光中的文章,如醍醐灌顶,既畅快,亦警醒。文章大概是针对港台情况而写的,但据我的观察,自内地对外开放以来,文字写作受到外来文化猛烈冲击,学英语者越来越多,英式中文亦随之汜滥。内地颇受欢迎的“观察者”网在余光中病逝消息传来当日,就把他的这篇旧文重刊,自是用心良苦。

  余光中三十年前就观察到,“中文的西化有重有轻,有暗有明,但其范围愈益扩大,其现象愈益昭彰,颇有加速之势。”三十年来的发展进一步印证了这先见。结果是“一般人笔下的白话文,西化的病态日渐严重”,而且“英文没有学好,中文却学坏了”。他系统地分析了英式中文在名词、连接词、介词、副词、形容词、动词等西化之病,希望读者能举一反三,知所防范。

  他提出了中文自有生态的观点,即中文以“措词简洁,句式灵活,声调铿锵”为生命的常态。顺着这样的生态,就能长保中文的健康;否则,久而久之,中文就会污染而淤塞,危机日渐迫近。

  一个不良的趋势,是从精简变繁琐,从自然变生硬。他在文章之始就举了这个例子:现在很多人不说“因此”,而爱说“基于这个原因”;不说“问题很多”,而爱说“有很多问题存在”。

  余光中在台湾修读外文系出身,后到美国进修,在爱荷华大学取得艺术硕士。他在港台是中文系教授,也是英文系教授,且曾任美国西密歇根州立大学英文系副教授。他自言“有志于中文创新的试验,自问并非语文的保守派”,但对不可取的英化不以为然。

  他指出现代英文也视化简为繁、化动为静、化具体为抽象、化直接为迂迴为病态,识者以为,现代英文已到了“名词成灾”(noun-plague)的地步。他认为“新闻体”(journalese)文字的传播是病因之一。记者为了让新闻稿吸引眼球,往往在文字上故作紧急、权威、专业,习惯了,就是老套的“新闻体”。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