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马尼拉/沈 言

  图:马尼拉最古老城区—西班牙王城/资料图片

  当飞机降落马尼拉亚基诺国际机场,已是入夜时分。菲律宾之行,纯属兴之所至,三日内决定行程,颇有行色匆匆之感。行前临时抱佛脚,囫囵吞枣似地浏览旅行攻略,有关治安问题的温馨提示铺天盖地,若要完全漠视,简直是天方夜谭。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在夜色中开启。步出机场,蜿蜒的候车人流随即映入眼帘。原来,明码实价以錶计费的出租车一车难求,不甘忍受满天杀价的旅客,只好大排长龙。然而,车少人多是不争事实,人流龟速挪移,时光好似停滞。偶尔有人狮子大张口,以高价兜搭拉客,不为所动之馀,心却随夜色渐浓而愈发焦躁忐忑,治安疑云挥之不去,如何以策万全?

  苦候两小时,终于上车。幸好夜深人静,无需担心交通拥堵。在号称“亚洲的纽约”街头,一路飞驰,穿过暗夜,经过灯火,抵达酒店的一刻,一颗心终于落地……

  翌日阳光灿烂,心情也为之明媚,整装直奔马尼拉最古老城区—西班牙王城。公元十六世纪下半叶,西班牙殖民者登陆马尼拉,在帕西河南岸建造城堡,以此为统治当局首府,国王腓力二世还赐予纹章,封马尼拉为“永远忠贞与高贵之城”。王城由厚重的城墙包围,对应拉丁文“墙内城”之意,可谓名副其实。

  几百年来,歷经颱风、地震、战火的洗礼,而今的西班牙王城已不復旧观,爬满藤蔓的危楼、长满青苔的石阶,以破败不堪的形象,控诉着天灾人祸的暴戾与蛮横。屹立不倒的教堂、生生不息的学校,又在废墟之上,以不屈不挠的生命力量,折射出昔日的辉煌,昭示着明日之希望。伴随着四轮马车的叮噹铃声,古与今、旧与新、死与生,竟奇异地重合。

  离开王城,来到黎剎纪念公园,心情不免沉重。作为纪念菲律宾反殖民族英雄黎剎的公园,此乃菲国举行官方仪式的重要场所,从一九四六年独立庆典,到二○一○年亚基诺三世总统就职典礼等重大活动,均在此间举行。而对于港人而言,此处又充满悲情。二○一○年八月二十三日,菲国一名遭革职的前高级督察门多萨手持突击步枪,在公园看台前马路闯入香港康泰旅行社旅游巴士,挟持人质,经过半日对峙,与特警驳火,最终造成港人八死七伤的惨剧,在香港社会引起天怒人怨。

  时隔七年,黎剎公园风景如画、游人如织,争妍斗艷的鲜花在眼前绽放,活力四射的乐曲在耳畔轻扬……如果不曾发生七年前惨烈的一幕,一切的一切是如许美好。可惜歷史没有假设,唯有在内心虔诚祈祷,愿时间抚平所有伤痛。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