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觐寿褚颜书体无其右/高兆栋

  图:沈觐寿书“李白送孟浩然之广陵诗”/作者供图

  沈觐寿出身名门。曾祖父沈葆桢(一八二○─一八七九年),乃晚清重臣之一,具三重身份:其一是林则徐(一七八五─一八五○年)的外甥、兼女婿;其二出任船政大臣兼南洋通商大臣,其衔命清朝“钦差大臣”,派赴台湾兼管台湾防务,抗击日本侵台活动,并上疏《福建台湾奏摺》,提出保卫和建设台湾的大政方略,对台湾发展起重要影响;其三、光绪元年(一八七五)从台湾返回大陆后,任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沈葆桢进士(一八四七年)出身,也是一位书法家,其墨迹兼有颜真卿、何绍基特点。沈觐寿是林则徐的外玄孙。林则徐,清代侯官(今福州闽侯)人,清嘉庆十六年(一八一一年)进士出身,任翰林院庶吉士;道光十八年(一八三八年)冬,任“钦差大臣”,节制广东水师,查办鸦片事件。第二年,会同两广总督邓廷桢、水师提督关天培等在“虎门销烟”,成为名震天下的“民族英雄”。林则徐善书法,二十八岁时,即书法闻名遐迩,求书者络绎不绝。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文轴》,即是林则徐以欧阳询书法为基础的墨迹珍品,笔墨酣畅,法度森严,具有自己独特风格。

  沈觐寿的前辈、上辈及同辈中,多人都是名流逸士、书法名家,在严父沈颐清督教下,沈觐寿九岁始,便每日临摩颜鲁公(七○九─七八五年)《颜家庙碑》等碑帖,其后又得益于其伯父沈演公与国民党元老谭延闿两位颜体书家的耳提面命,书艺渐进。四十岁后,又学褚遂良(五九六─六五八年)书体。褚遂良书,初学史陵,继学虞世南,终法二王(王羲之、王献之),自创一格。其传世书迹有《雁塔圣教序》等;其经典书品为,玄奘译经告成后(六五三年),唐太宗作《圣教序》、高宗作《述圣记》,由褚遂良书,嵌于慈恩寺三大雁塔壁。沈觐寿援褚入颜,颜褚相参,形成了沈氏颜体,既正大刚健,又从容娴雅,将中国书法从形下的笔法到形上的气韵,将中国书法的空间和时间的完美结合的艺术表现形式,表现得交相辉映、赏心悦目。沈觐寿的褚颜书体,相得益彰,当今书坛,难出其右也。

  沈觐寿饱学之士,但礼贤下士,曾两次赠送墨品给笔者。第一次“甲子(一九八三年)腊月”一副对联:“高论无穷如锯屑,小诗有味似连珠。”提点笔者“不尚高谈,好学多思”。第二次“乙丑(一九八五年)秋九”书“李白送孟浩然之广陵诗”:“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如图),笔者曾两次登门拜访了沈老,其中一次还带了一台盒式录音机供录音用。那次,沈老谈兴正酣之时,谈到他青少年时期,曾经在霍元甲创办的“精武馆”学过拳腿功夫。当时我好生惊奇,问道,霍元甲教过你武功?他说是霍元甲武馆的师弟教过他功夫的。看来名人之所以出名,背后都有一些鲜为人知的轶事啊。

  沈老有一副对联,联语许多人都能琅琅上口,“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他还有一副八十五岁时作的“鍊成锋锷真关学,歷尽艰难始算才”。他还有几幅梅竹国画亦在拍卖之列,只是他的画名为书名所淹。如今有越来越多书画爱好者,认识到沈觐寿老人的书画造诣和成就,也成为书画界的一道熠熠风景啊!

(下)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