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鲎地坊”缘分四亿年/张 茅

  图:荃湾鲎地坊填海前是大量鲎聚居的浅滩/资料图片

  我对鲎的兴趣,发生在六十年代,第一次接触鲎,不在海边和浅滩,那日路过沙田西林寺山下的一条小食街,路边多家海鲜档,摆卖东风螺、白蚬、青口、游水虾、石斑生猛海鲜,炒酸辣蚬的食档,看到几件似是美军头盔的东西,养在海鲜盆里,好奇问小贩是什么,他答得很风趣:“鲎呀!好姣。”鲎字读音“后”或“姣”,姣形容女子媚妩,鲎与姣音近,市井语言生动,以姣称呼形态生硬一点也不好看的鲎。

  沙田尚未成新市镇的年代,是假日郊游的热市,火车站离马路,有几条平房短街,多作餐厅店,小街在火车站另一面,路边海鲜档与鲤鱼门相似,往西林寺必经的路,都有卖鲎与海鲜放养店,注定这四亿多年前在地球出现比恐龙更早有“活化石”之称的海生物,仍免不了成为席上美食。

  这年代常见鱼贩售卖鲎,在梅窝渔民街头摆卖小档,让我有机会把鲎拿起来看清楚牠的身体结构;逢星期日早上,由码头进入梅窝的小路都是市区涌入的度假者,过了小桥,小路一边的小档卖贝壳饰品,另一边渔民将捕获的鱼虾蟹放在盆中放水兜售,其中有活鲎,渔民很和善,让我拿起鲎细看。鲎大小方圆约尺,甲青绿,尾部有一把长剑,渔民说是在浅滩搁浅翻倒时,用来支撑翻身。牠似水鱼却不是水鱼,看清楚才在背上找到眼睛,嘴巴藏在腹下,头似蜣螂,足如蟹,小贩当场生宰,只见流出来的是碧血,大异于鱼的红血。又一回,带孩子去西贡沙滩拾蚬,孩子意外拾到一隻小鲎,放在掌上,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香港一些海外湾浅滩仍有鲎在生活。

  最近再触发对鲎的兴趣,因为听说荃湾有一地方名叫“鲎地坊”,走遍港九大小地方,以鲎作地名的未有所闻,朋友说,“鲎地”成坊是好些年的事了,便好奇去看看,了解它与鲎的关系。上世纪初,荃湾是地处荒凉小村,四处浅草泥滩,鲎群聚居一带浅海和泥滩,潮退时泥滩上爬满鲎隻,令居民有些骇怕,人迹稀少,自然生态正常生长,荃湾成为鲎隻的天堂。其他地方如屏山白泥、大屿山贝澳及水口、西贡、尖鼻咀也是鲎生活的地方,大量聚居;独荃湾一地,当年村民将鲎群聚结的一处海滩称为“鲎地”,无意识地记录了四亿年的生物在这地方生活过。上世纪七十年代填海取地,鲎居的泥滩填平成为市民生活的一角。

  走到鲎地坊大街口,便见路口竖起一块大路牌,写着“鲎地坊”三个大字,靠近热闹的川龙街。只见坊内商住大厦林立,市容与其他地区分别不大。但我的脑海仍然记着,这是地球上的“活化石”生活的地方。鲎地坊(Hau Tei Square)小贩区有几十个持牌小贩集中在一处空地,面积有一个小型足球场大,售卖乾货,如成衣、文具、纸料、人造首饰、人造皮具等日用品。其中分为第一街、第二街、第三街等。货品价格如旺角女人街,街坊称为“女人街”。鲎地坊内街道十分热闹,百米内有几家小食店,餐厅、粥麵舖,甚至川菜,街坊说夜市可与台湾的相比,还有时装店、布匹行、文具店、鞋舖、地产代理公司等商舖繁盛。“鲎地”无鲎,为什么叫“鲎地坊”,问起街坊许多一时答不上,这一代孩子恐怕没有见过鲎。

  在香港生活的鲎应是四亿多年前鲎的后代了,从而成为本港海域特有“古董”,我想牠们选择香港为家,是我们的荣幸,给牠安居下来是应做的事。往这方面想的人近年多起来,他们在大屿山水口村海湾及元朗屏山白泥,有意识地保育,带孩子去认识鲎的样子,白泥浅滩潮退时,露出泥地,是找寻鲎的时机,穿上胶鞋,免碎石割伤,先找泥滩表面弯曲的痕迹,这是鲎移动时留下来的,沿着痕迹走到尽头,有机会发现鲎。孩子喜欢浅滩寻鲎,需注意安全。

  我们要让孩子知道,鲎是地球早期的主人,很久以后我们人类才出现。牠们身上有很高价值,蓝色的血可製成“鲎试剂”,快速准确检测出由细菌产生的内毒素,广泛应用于检测医疗药物、产品和设备是否受到污染,于医学上有重大的贡献。美国大量提炼蓝血剂,每零点九四六公升,价值一万五千美元。

  香港鲎数量不足一万隻,在四个品种中,香港水域曾有三种出没,现时我们只可看中国鲎和圆尾鲎。香港海洋公园保育基金过去三年资助城市大学,积极研究马蹄蟹人工繁殖的方法,成绩理想。第一批十数隻人工繁殖鲎放生于大屿山的泥滩。又与海洋公园学院及城市大学合作资助十间中学的学生,培育人工繁殖马蹄蟹,启发同学们对生态保育的认知和支持。

  路过湾仔一家潮州菜馆,意外看到鲎製菜式,菜牌大字写上:药材炖鲎每盅八十元、鲎卵炒蛋每款八十元、蒜茸粉丝蒸鲎每款八十元。老闆推介滋阴,利尿,治哮喘,他们售卖鲎的食品,应食客要求。

  晚于鲎在地球出现的恐龙早已绝迹,鲎经歷四亿年仍然活着,这是地球生物一大奇迹,怎可在我们手上绝传,不吃,不吃!而昔年鲎群出没的地方,今日成坊,留下的地名记录史实,成为城市民俗文化的一部分。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