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年少芳华中起舞/钟林芝

  图:严歌苓作品《芳华》/作者供图

  从《小姨多鹤》、《陆犯焉识》再到如今的《芳华》,严歌苓的作品在这个时代里开始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度。从军经歷伴随了严歌苓整个的青春年华,于是当她后来成为了一个作家时,这段经歷成了她取之不竭的创作泉源。这部《芳华》便是其中之一。

  《芳华》保持着一贯的严歌苓风,它让人沉重,让人深思,让人无限遐想;也涵盖了严歌苓的青春与成长期,她在四十馀年后回望这段经歷,笔端蕴含了饱满的情感。青春荷尔蒙冲动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过错,由过错生出的懊悔,还有那个特殊的时代背景,种种,构成了《芳华》对一段歷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变迁的复杂感怀。

  书中的故事发生在那个特定的年代里,所以它别具色彩。每个人性格鲜明,郝淑雯的直爽泼辣,林丁丁的优柔寡断,刘峰的完美无瑕,唯独何小曼,在文工团中显得那么弱小无助,隐隐可怜。她在没有人疼爱的环境下度过了十几年,本以为来了文工团一切都会变好的,没想到,文工团的一切只让她的心越来越冰凉。悄悄改过的内衣被大家不留一点情面公之于众,男舞伴嫌弃自己身上的汗味不肯完成托举动作……直到刘峰主动站出来说“我来和何小曼一起跳”的那一刻,小曼的人生中彷彿忽地有了一束光照进来,她感激刘峰并爱慕他。何小曼的世界里没有太阳,可是刘峰的光足够照亮她的世界。可是这颗才刚刚有温度的心随着刘峰的调动又变得冰冷……生活总是一次一次的扑灭她,每次好不容易燃起来的火焰,毫无防备的说灭就灭。可能大家也心疼这个女孩吧,多年后,世事变迁,只剩刘峰和小曼相伴到老。

  那个年代里,文工团时光是彩色的,抛开何小曼不说,萧穗子、林丁丁和郝淑雯的青春是那么动人,十几岁的亭亭玉立的少女,正是美得好像脸上都可以掐出水来的时候,她们在练功房里旋转、翻身、跳跃;在闷热的夏日里吃雪糕;在收到父母寄来的好东西的时候分享,巴不得要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自己是被父母宠着的大小姐;在没有训练的夜晚悄悄的和喜欢的对象约会,她们的日子大大咧咧又小心翼翼。想到刘峰的“触摸事件”,不过是对心仪已久的林丁丁表达爱慕罢了,只是恰恰发生在了那个年代,发生在了文工团,才会显得那么的惊天动地,那么不可饶恕。正如书中所述“一旦发现英雄也会落井,投石的人格外勇敢,人群会格外拥挤。我们那群可怜虫,十几二十岁,都缺乏做人的看家本领,只有在融为集体、相互借胆迫害一个人的时候,才觉得个人强大一点”。于是,刘峰便成了这段芳华的牺牲品。

  不论芳华里的人们怎样歌唱、怎样舞蹈,终有分别,也终会重聚。时隔多年,当年的女孩们在相逢时,面对曾经所做的事,只能轻轻一嘆、再微微一笑。那种笑,是大家都懂的笑,那是放下了包袱与破碎的梦想的笑。笑过之后让人怀念的只有那年少芳华里的翩然起舞……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