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印记呈异彩 越南

  图:入夜后的会安千姿百态

  越南,中南半岛的神秘国度,在中华传统文化底蕴之上,烙刻着西方殖民主义的印记,以其融会中西的风土人情,引人遐思。中越关系的纠缠离合,连年战争的烽烟四起,殖民主义的爱恨情仇,冷战思维的南北分治……复杂而独特的歷史,令越南呈现出与众不同的多元影像。/沈 言

  在越南的先民传说中,创世王朝鸿庞氏的开国之君乃神农氏之后,获封“泾阳王”,治理“赤鬼国”,娶洞庭君龙王之女,诞下貉龙君,即“百越之祖”,其长子则称“雄王”,因此越南人自称“雄王子孙”或“仙龙后代”。神话体系中,神农氏血亲加之洞庭君姻亲,令越南与中国亲上加亲。

  公元10世纪正式建国

  在越南的古代歷史上,北部为百越地,南部为占婆地。秦始皇大一统后,一度南攻百越。汉武帝平定南越国,越北自此受制于中国皇权统治达数世纪之久。无论是汉朝的交趾郡,抑或唐朝的安南都护府,治理对象皆是越北,越南亦因此获“交趾”、“安南”等称谓。

  公元十世纪,越南脱离中国,正式建国,由中国直辖地变为藩属国。明永乐年间,越南外戚篡位,旧朝遗臣求助明朝推翻外戚政权。清嘉庆七年,阮福映建立阮朝,次年表请宗主国清朝册封“南越国王”。天朝基于“‘南越’之名,所包甚广。考之前史,今广东、广西地亦在其内。阮福映即有安南,亦不过交趾故地,何得遽称‘南越’”之考量,“褒赐国号,着用‘越南’二字,以‘越’字冠其上,仍其先世疆域;以‘南’字列于下,表其新赐藩封;且在百越之南”,最终嘉庆帝改以“越南国王”之名册封,阮朝亦正式改国号为“越南”,沿用至今。事件在《嘉庆重修一统志》卷五五三中有所记载。

  在歷史长河中,中华文化对越南潜移默化,阮朝嗣德帝曾言:“我越文明,自锡光以后,盖上自朝廷,下至村野,自官至民,冠、婚、丧、祭、理数、医术,无一不用汉字。”《大越史记全书》、《钦定越史通鉴纲目》、《大南实录》等典籍,《南国山河》、《平吴大诰》等作品,均以汉文写就。越南的名胜古蹟,建筑格局多为中式,匾额、楹联与雕刻,尽显中华文化之遗风流韵,河内文庙更保存有清康熙大帝手书之“万世师表”横匾。本土宗教高臺教,融合中国儒释道三教与西方基督教,信奉孔子(人道)、释迦(佛道)、老子(仙道)、姜太公(神道)、耶稣(圣道)等五道,宗教元素仍以中国传统宗教为主体。

  然而,除却传承信仰的儒释道三教,以及依旧保留的春节、清明节、端午节、中元节、中秋节、重阳节等传统民俗节庆,现代越南业已去中国化。尽管越南是社会主义共和国,同样实行共产党一党制,实施“革新开放”,纵使国际社会习惯称越南为“小中国”,但越南早已不是天朝的直辖地或藩属国,亦并非铁幕阴影下的社会主义阵营兄弟。旷日持久的中越战争及边境冲突,令昔日盟友一度交恶,而南沙与西沙(黄沙)争端,至今仍是困扰两国关系之隐患,随时有可能擦枪走火。一句“天堂很远,中国很近”,尽显越南对中国之芥蒂。

  千年迴转 百折不挠

  当下,越南製造业正在成为中国强劲的竞争对手。曾经为“中国崛起”立下汗马功劳的“中国製造”,正在遭遇“越南製造”的强力挑战。越南人吃苦耐劳的民族性格,与中华民族何其相似,而极其低廉的劳动成本,更是现今中国所无法复製的比较优势。无可否认,“越南製造”正在蚕食“中国製造”的全球版图。

  越南,以京族为主体的多民族国家,叠加中国千年浸润、法国百年流连与美国廿载驻足,经歷十年海上难民潮的动盪,遭遇国际孤立的悲情,铸就一个千迴百转的沧桑国度。

  在长达千年的岁月中,越南人先后抵御了高棉、占婆、蒙古和华夏的军事进攻,驱逐了法国殖民主义和美国帝国主义的武装力量。越南人在沉静的外表下,包裹着彪悍的内心。正如《孤独星球——越南》作者伊恩.斯图尔特所言:“在这个世界上,我很少认识比越南人更奋发努力、更果断坚定的人。一九九一年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时,越南是当时世界上最贫穷的地方之一;然而,整个国家虽已穷得几乎破产,但却没有破败。”

  今昔对比,不禁慨嘆越南人的百折不挠与自强不息,脑海中不期然浮现越南未来景象……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